【失去靈魂的購物公主:沒有感覺,就不會被傷害】

作者: 周慕姿

分類: 好書推薦

發表於: 03/18/2021 14:46:05


(摘錄自《過度努力》)

#過度努力 第一步:探索

「我沒有感覺。活著,沒有感覺;也不知道,活著是為了什麼。」她坐在我對面,小小聲地說。

面前的女孩,叫做品萱。看起來性格柔順,說話聲音輕輕的,常常會擔心話語冒犯到我;說話時,時常會留意我的表情與反應。

品萱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父母是退休公務員,經濟能力不錯,她不需為家中生計煩惱。比起一些同年的朋友,自己工作的穩定與優渥的薪水,是讓身邊許多人欣羨的。

她會來找我,其中一個原因,是發現:她對自己生活的感受,與身邊的人對她生活的羨慕,兩者有非常大的落差。

因為這樣的困擾而決定尋求心理諮商協助的人,其實並不少。

他們有著共通的特點:看起來生活無虞,甚至會被稱之為「人生勝利組」,當他們不小心透露出一點煩惱,就會被某些人回:「你就是過太爽,這有什麼好煩惱的?」

面對別人對他們生活的欽羨與嫉妒,讓他們覺得自己「應該要懂得惜福」、「應該要覺得幸福快樂」,只是,自己的感受卻不是這樣。

時常覺得「空」,就像身體的中間破了一個大洞,什麼都感覺不到、覺得空。卻又因著別人的說法,而忍不住懷疑自己的感覺:

「我『應該要幸福快樂』的,如果我做不到,是不是我有問題?」

只是,當「幸福快樂」變成「應該」、變成義務,沒有人真能幸福快樂得起來。

人啊,如果連自己的感覺都不能相信,那生活,幾乎沒有可以憑藉與判斷的標準。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什麼都感覺不到。感覺不到快樂、悲傷,不知道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不會真的想死,但不知道,活著要幹嘛?只是為了每天過著一樣的生活嗎?」

忍不住不快樂,但又聽別人說:「你不能不快樂」;感覺到痛苦,卻又被說過太爽、所以「抗壓性太低」。心裡忍不住想:既然生活不能有自己的感覺,自己的感覺永遠都是錯的,那麼,讓自己沒有感覺,似乎就好了。

努力讓自己活著,日復一日的工作、加班,回到家倒頭就睡。帳戶裡的錢雖然一直增加,卻不知道意義是什麼。

「可是,我的生活,卻有很多人羨慕。有些人會跟我說,我有一個不用讓我擔心錢的家庭,有一份不用讓我擔心錢的工作,到底還有什麼不滿足?

聽他們說這些話,好像也很有道理。對啊,我還有什麼不滿足的?為什麼我會覺得,自己活不活著,好像都沒差?是不是因為,我真的不惜福?」

聽著她那些疑惑,以及想要說服自己的話,我卻聽出背後有許多的困惑、無力感,還有求救的聲音。

「我應該要惜福、應該要珍惜、應該要覺得很棒」,這些話聽起來,似乎真有道理。如果能夠不思考、不感覺,用這些「應該」、外在的標準,就能說服自己;如果自己的感覺可以這麼簡單,就滿足於這些表面上「別人接受的生活」,就這麼生活下去,那有多好。

但是,就是覺得,這一切「一點都不棒」。在這樣的生活中,感覺到自我一點一點地慢慢死去,快要滅頂了。

「能不能有人來拉我一把,幫我離開這個狀況?」在心裡忍不住大聲呼喊著。

因為,我快沉下去了。

「你想聊聊你生活中和其他人的關係嗎?」我好奇問她,「例如,你和家人的關係如何?或是說,他們對你的工作跟生活,有什麼看法?」

似乎沒有料到我會問她的家庭,她稍微遲疑了一下,斷斷續續地描述她與家人的關係。

品萱的父母都是公務員,從小就灌輸孩子一個觀念:「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是很重要的。」父母對於品萱與哥哥的管教與要求也相當嚴格,認為「唯有父母的決定才最正確」;因此父母習慣幫他們兄妹做每一個決定。幫他們決定進哪間學校、念哪個科系、未來做哪種工作,甚至是要找怎樣的對象,父母都一手安排。

父母的行動,傳達給他們這兩個孩子的感想是:「只要按照我們的安排去做,你的人生就會完美無缺。所以,你一定要照做。」

在父母的期待下,品萱所做的選擇,都是按照父母的安排所做的:念父母覺得好的學校與科系,找父母喜歡的工作,選父母安排認識的男友。

特別是,當哥哥在大學時,因為選擇科系而與父母出現極大的衝突,一怒之下離家後,這件事更讓品萱在心中默默下了決定:

「最好不要違逆父母的想法,否則會破壞家庭的和諧。」

於是,這麼多年來,品萱很習慣地做父母的「乖女兒」,讓父母不擔心,讓別人可以羨慕,也成為父母可以向她邀功的理由。

「你現在能過這樣不愁吃穿的生活,不就是因為我們要求你,你有乖乖聽我們的話。你看哥哥,現在工作多麽辛苦,薪水還沒有你好。」

哥哥與父母吵翻,大學之後就搬出去住,現在在廣告公司上班,工作相當辛苦。

但她覺得,哥哥看起來工作得很開心,和她不一樣。

她知道,自己沒有靈魂。

因為生活中缺少自我的意志,也不容許插入太多自我的安排。於是,品萱的生活中,被別人的要求,填得滿滿。在工作與生活上,她也習慣性地如與父母相處般,迎合同事、主管或伴侶的需求,盡可能地讓每個人覺得滿意。

結果,換來的就是自己的不滿意。

「我有時會犒賞自己,買很多喜歡的包包、衣服,那個時候,會帶給我一點點快樂,雖然很短。」

「購物」,成為品萱日常生活中紓壓的管道。因為「買東西」這件事,可以快速立即地得到一些回饋,不管是實質上買到東西,或是購物過程中的那種「可控制感」與「成就感」。這過程能讓品萱覺得:努力至少是有用的,至少可以化成物質上的享受,安慰一下總是為了別人而辛苦的自己。

所以,品萱養成藉由「購物」這個習慣來安撫、說服自己:「至少我有得到些什麼。」

「只有買東西的時候,我可以有點感覺;覺得生活中,總算有些事情能夠讓我自己掌握跟決定。一直以來,我什麼都聽你們的;至少,我總能拿我自己賺的錢去買些什麼,就像是買一些快樂。

可是父母卻覺得我買太多,要我停止,叫我來諮商看醫生…..如果工作那麼辛苦、那麼努力,結果連隨心所欲買東西都不行,那生活的意義,又剩下什麼?努力,又是為了什麼?」

聽到品萱說的話,我感覺到她話中沒說出的情緒,那些憤怒和無可奈何。

氣的是父母;無可奈何的,是不知道怎麼改變的自己。

也氣自己。

於是,品萱找到了購物的這個出口,可以離這些情緒遠一點,讓自己生活好過一點。

面對購物行為遭到父母的否定與干涉,品萱覺得累,她不認為這樣的自己有問題。花自己的錢,買自己想要的東西,有什麼不對?她又不是花不起。

但她還是來了這裡。

她想知道,為什麼不管再怎麼努力,她都覺得活著空空的,心裡空空的,好像很需要什麼來填滿。

她想問:人活著,到底是為了什麼?

(未完)

本文摘自《過度努力:每個「過度」,都是傷的證明》一書。

==================

心曦心理諮商所 預約諮商:https://reurl.cc/V6MKR6

--

#情緒勒索https://reurl.cc/9ZXADX 

#他們都說妳應該bit.ly/2GjJiaN

#關係黑洞bit.ly/2QcOnGZ

#過度努力https://reurl.cc/2bj7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