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自己有恨父母的權力 - 《身體不說謊》讀後心得】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好書推薦

發表於: 08/05/2020 21:11:23


記得在大一的時候,當時的我跟父母的關係還在處於很疏離的狀態(現在關係好多了),在某次聊天中,我跟我的同學說:「其實,我覺得我對於我的父母,好像沒有太深的情感,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他們死了,或許我不會覺得難過…。」 沒想到,那時候我的同學馬上被點燃某個地雷似的,馬上糾正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子說呢!好歹他們也是你的父母吧!」 那次是我第一次意識到,原來,社會上有一股力量,是禁止我們去恨我們的父母的。 在我從事心理諮商執業多年以來,我發現社會上這個「禁令」,例如「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類的話,正是很多孩子,即便身體已經成熟,但內心仍如此痛苦的重要原因。

---

最近讀愛麗絲˙米勒的《身體不說謊》,讓我想起幾年前第一次讀她的《幸福童年的祕密》時的衝擊,《幸福童年的祕密》中提到一個「乖巧」的孩童,可能壓抑了很多沒辦法被表達出來的傷,但未了要維持一個幸福童年的假象,卻犧牲了自己的自我。 而這本《身體不說謊》,則強調許多人成年後的問題行為或身體疾病,例如暴力、藥酒癮、自殺、體重過輕或過重、氣喘、暴食,都隱藏著對於童年經歷的否認。 我認為這本書在談的是:只有當你開始可以承認,對父母「不一定」要有愛,甚至可以有「恨」,你才從這禁錮與牢籠中,有機會真正地被釋放。

--- 

然而,允許自己可以有恨父母的權力,實在好難。 在做心理諮商的這幾年來的經驗,有非常多的當事人,受困於跟父母的關係裡頭,困在一種又愛、又恨的情感。 又或者更精確地來說,那掙扎是: 一方面紮實且確認自己被父母親的一些言行所傷害,而想逃離、想憤怒,體會到到許多真實的痛苦;但另一方面,無論是因為恐懼、因為罪惡感、因為內心還是有一部分,還是殷殷期盼著父母對自已的看見與肯定,所以壓抑著自己對父母真實的負面感受。 但仔細地去問,那份想跟父母親繼續保有連結的情感,是愛嗎? 又或者這份稱之為「愛」的情感,其實是一種社會對於孩子該怎麼對待父母親的一種社會期待? 又或者是內建在我們身體裡頭,對於幼年的我們,想活下去的一種生存與依附的本能? 所以許多孩子陷入的兩難是: 如果我決定繼續(所謂的)愛我的父母親,那我的傷,誰來看見?誰來保護? 如果我決定恨我的父母親,是否我就要承認當初他對我做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我真的沒有一個理想的父母?如此一來,是否也就代表,我就再也沒辦法,讓我童年的那個自己,有機會能夠被救贖? 所以許多孩子,一方面會想辦法跟父母修復關係,但一方面又在心中覺得,他們不可能改變,滿懷絕望;又或者一方面嘴巴說著我已經放棄他們了,但當他們聽到父母親對自己的一些評價或傷害時,還是無比地受傷,翻攪起很多內在孩童無助的感受。 所以有許多個案會問我:「老師,我要繼續努力嗎?他們會改變嗎?還是我要放棄他們了呢?」 這非常非常艱難。 回到我的經驗跟治療哲學,對我而言,我並不認為,跟父母的關係,一定要「和解」。當然,也不一定要透過「恨」自己的父母,才能夠救贖當初那個受苦受虐的自己。 但我力求捍衛的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保有一個「允許恨自己父母親的『權力』」。 你先能允許自己去恨,或者說,你必須先有「能力」、有「資格」去恨,你才有辦法「做選擇」。選擇「要」去恨他們,或者「不去」恨他們。 而這份「允許」,不是別人告訴你該怎麼做。而是你自己能夠授權給自己的一份資格感,一份能夠完全承認與擁抱自己真實情緒的一份勇氣。 而當你有權力這麼做的時候,你才有真正的「選擇」、真正的「自由」。 我看過有些人真的能夠積極地調整自己、嘗試與父母用不同的方式去對話,當然父母也花了很多心力改變,而重啟一段新的跟父母親之間的關係。 但我也看過有一些父母親,真的沒辦法有足夠的彈性改變,我會半開玩笑地說,父母已經「病得太重」了,所以要「放棄治療」。而我們的確也只能學著接受、深深地哀悼我們的確擁有一對不理想的父母,擁有一段不完美的童年。 但無論父母親是否改變,至少,能否先讓我們自己,先成為那個可以去「看見」自己受傷的那個「知情見證者」,能夠如實地看見、承認、認清,這些傷害、這些痛苦,的的確確發生在我身上,不去迴避。 而當我能夠,不對自己說謊時,或許,這才真正開啟了,療癒的第一步。

==================

心曦心理諮商所 預約諮商:https://reurl.cc/V6MKR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