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的痛苦沒有人懂】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自我療癒/照顧

發表於: 06/05/2020 18:46:17


團體治療因子2(註) – 普同感

「痛苦本身不是痛苦,但痛苦沒有人懂,那才是最令人痛苦的。」 --- 心理治療手札

1

在外面演講的時候,有時候我會依據當天的主題,問大家一些問題,例如:

「有時候你會在心中有一種非常非常腹黑的想法,你就是有種想要見不得人好的心情,請舉手」

「有時候當媽媽,會覺得當得好累好累,真的很想放棄,甚至有種不想再當媽媽的念頭,請舉手。」

「有時候在生命中,真的覺得好累好累,有一絲絲的念頭,想要結束自己生命的人,請舉手」 這些所謂的「負面」的想法,其實是大家所壓抑下來的陰暗面,但卻又如此真實的存在。

因此每當大家,迅速地舉起手時,都會讓我欣賞,在那個當下,大家的真實,以及感動在那一刻,彼此的連結。

2

記得在某一次的成長性團體中,帶領者邀請有人分享自己的過去,我自願成為那個分享者,分享了自己孤獨的童年:在記憶裡,我似乎是一個人度過,一個人躲在衣櫃裡頭玩躲貓貓,一個人玩著本該是四個人同樂的桌遊大富翁,那種孤獨的感覺,極其苦澀。

而當時的帶領者,聽了這個故事,他告訴我,他的童年也是孤獨的。而在此刻,他告訴我,他內心也有一個孤獨的小女孩,很想跟我內心這個孤獨的小男孩,一起玩。

他希望在那個記憶裡頭,孤獨的她,與孤獨的我,能夠相遇。

我們在孤獨裡頭相遇,這讓那份孤獨,或許依然還在。但我確變得不再孤單。

3

在另一個場景中,我在一個結構性團體的某個體驗性活動中,去認識彼此,活動是這樣玩的:

「首先團體先圍成一個圈,如果當你內在有某個想法、感受、經驗,是你自己本身真實經驗過,你可以在團體裡頭說:『我有XXX經驗,如果你也有一樣的經驗,請往前站一步。』,此時有相同經驗的人,大家就會往圓圈的中心點,更靠近一步」

一開始大家先從一些日常的問題暖身,例如早飯吃了些什麼等等。隨著大家的關係與安全感逐漸建立起來,接著有人問了: 「在你的生命中,曾經被傷害過的人,請往前站一步。」

此時,團體裡頭的所有成員,都往前站了一步。

在那個片刻,我感覺,原來我並不是那個最慘、最可憐、最委屈的人,我其實有同伴。

更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團體中,有另外一個人,問了另一個問題:

「在你的生命中,曾經傷害過其他人的人,請往前站一步。」 此時,團體中的所有成員,也都再往前站了一步。

原來,我們都曾經受傷,我們也都曾經傷害過其他人。或許,在很多時候,我也沒有意圖,想要真的傷害別人,但其實,我還是不小心這麼做了。

因此在那個所謂的受害者與加害者的位置,我被傷害,所以痛苦,但痛苦並不是只有我。我傷害別人,我感覺罪惡,但罪惡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有。

這時,我突然有種莫名地解脫與釋放,原來,有好多人跟我一樣。

4

在團體治療因子中,普同感,是個非常重要的療效因子。

坦白說,這並不是一件非常遙遠的事情,它是時常發生在我們每天生活中的一部分,舉凡上課舉手,分享心事、暴露並談論創傷、同甘共苦,這都會讓我們感覺,在這些痛苦的經驗裡頭,我並不是一個人面對的。

而「普同感」的療效之處,我認為有兩個關鍵:

第一個關鍵,比較容易理解,是當我們在某個經驗裡頭,我們需要透過被理解、被感同身受的經驗,感覺到,我身邊是有人跟著我一起面對某些事情的,就像是電影裡頭,男女主角牽著手突破重重危機,這都會讓我們覺得,自己更有力量去面對那些困難。

在心理學裡頭也發現,當病人要接受手術時,若身邊有一些關係深厚的親友或同伴陪著自己,甚至握住自己的手時,大腦所感受到的壓力賀爾蒙指數、甚至疼痛,都會跟著下降。我認為這都是普同感,人跟人之間的「連結」帶來的療效。

而第二個關鍵,讓我往深處談。我認為普同感也能破除「自戀」的幻想。最近在督導學習的過程中,有一句話很打中我心是:「人類內心深處有一種普遍的自戀,是覺得自己在承受痛苦時,是在為全天下的人承擔痛苦。」然而,坦白說,這是一種自戀的幻象。

因此,當一個人發現,原來我並不是在那個痛苦裡頭,最特別、最獨一無二的人時,或許也可以從「我透過我的痛苦與症狀,來去證明我的獨一無二性」,這種藉由症狀來讓自己獲益的情形,也會被普同感給削弱。

5

讓我來說最後一個故事:

在一次的團體治療中,我一邊哭泣,一邊談到童年的創傷,當時我說:「我覺得沒有人懂我,懂我如此孤獨」,瑟縮著身體,發抖地說。

當時的帶領者說:「我聽你說,一方面覺得非常心酸…(停頓),但一方面也感覺,似乎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配得上去當那個懂你的人。」

當時我像是被五雷轟頂似地穿透,原來,我的孤獨裡頭,是有自戀的。

於是乎,在那一刻,我開始讓自己試著,去讓別人有機會去懂我,讓我開始把我的心,真正地向團體打開。

回到閱讀這篇文章的你,當你深陷痛苦之中,當你覺得你的痛苦之中,我相信有一部分的你,一定想感受到,原來我的痛苦,有人能夠懂,有人能夠理解,此時,當你去尋求協助、尋求理解時,這本身就是一種因著陪伴而帶來的療癒;而另一部分的你,是否也無意間,想透過「不被懂」來保持自己的獨一無二,即便,這可能會付出的代價是,你永遠感覺到自己在一個孤獨的處境中,不被了解的痛苦。

最後我想問你:

你是否準備好,讓別人懂?

是否準備好,讓你自己和另一個人,在生命中的某個片刻,相遇?

---

註:最近一邊在學習帶團體,同時進行「11個團體治療因子」的讀書會,每位讀書會的成員需要針對其治療因子,寫下一篇對於該治療因子的理解,故我在完成作業的同時,也想把這體會分享給大家,希望也能對大家有一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