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在家裡吵不停?疫情之下如何與意見不同的家人共處】

作者: Grace Hsiao蕭維真

分類: 情緒界限

發表於: 05/15/2020 16:54:06


小潔一坐下就煩躁的跟我說:「最近真的煩死了,我爸因為疫情的關係,每天守在電視前看新聞,還不准我們在外面亂晃,要求我們下班就要馬上回家,悶都悶死了!然後我那個老弟,就一定要跟我爸唱反調,我爸越不想要他出門,他就越想出門,一直嚷嚷著已經幾天零確診啦,台灣很安全啦之類的,他們兩個男的就每天在家吵架!」

我說:「哇,那你和你媽又是什麼角色?」

小潔說:「我媽一直都不管事啊,她基本上都聽我爸的,沒什麼意見。我就是最累的那個啊,整天都在想辦法讓我爸和我弟不要吵架,但說這也不是,說那也不是,被夾在中間,真的很煩!」

為何對話如此困難? 因為跟生死存亡有關

從疫情開始到今,從一度白熱化到現在似乎趨緩下來,每個人對疫情的看法不同、被影響程度也不同,如果只是朋友間聊聊似乎無妨,但若對象是每天朝夕相處、彼此牽制的家人,當雙方在完全不同的立場又很難對話時,這幾個月下來可能已經大吵過好幾次了!

相信每個人都有和家人無法溝通的時候,但有沒有發現,有的時候家人似乎還比較好說話,有的情況下家人卻非常固執,完全聽不進別人的話呢?其實是因為在某些情況下,事情牽涉到這個人非常看重的議題。

比如說這次疫情,對有些人來講便是「生死存亡」的事情。當人類碰到跟「生死存亡」有關的情境時,人體會自動啟動兩種本能反應:戰鬥或逃跑。在戰逃狀態下,生存反應優先於理性思考,因此會出現極端堅持某些選項的狀態,比如說,如果你的家人堅持「連假三天都要待在家不可以出門」、「不要搭大眾交通運輸工具」、「回家一定要先消毒、洗手、換掉整身衣服」,或是過度關注疫情的消息,把每個確診案例在哪個縣市都記得清清楚楚,這都是生存機制下的反應。從另一角度來想,有些堅持出門的人,可能也是因為跟「生死存亡」有關,比如說我曾碰過一位年長者,因為血液循環不好的緣故,每天一定要出門運動才不會有血管栓塞的風險,因此隔離在家對他來說不只是不方便,還是危險的事。

在死亡的焦慮下,會堅持自己想的才是對的其實是正常的反應,因此在這個特殊時期,家人之間的對話應以「能夠共處」為目標,而非「家人之間要完全一致」。

接受「不用一定要一樣」,而是「雖然不一樣但能夠共處」

在疫情之前,家人之間上班的上班、上課的上課,偶有不滿仍可以透過拉開距離來淡化衝突的張力,過了幾天就沒事了,而這場疫情像是暴風雨,使家人必須躲在一起避難,早已存在的衝突和矛盾在近距離下無法忽視,才會讓吵架的情形越來越多。但暴風雨終究會有過去的一天,如何讓整個家能夠撐過暴風雨,不會風雨過去後就四分五裂,才是最重要的。

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一套劇本,請你仔細想想,家裡是不是有哪一個人特別容易焦慮不安?是不是有哪個人每次都沒有意見?或是有某個人每次有爭執時就會出來當調停的角色?如果我們把家比喻成一艘船,此時焦慮不安的人就是船長的角色,隨時在監控外界的危機和發出指示告訴大家如何應對;沒有意見的人也許就是船員或乘客的角色,相信只要遵從指示就可以渡過風浪;而常常出來調停的人,就像是內務官,他習慣的任務就是維持家內的和諧和安好。

每個角色和個性都有它的功能和長處,焦慮不安的人在意的是維持家人的安全,努力調停的人在意的是關係的和睦,一直想往外跑的人也許是想提醒全家可以放鬆一點、不要陷入過度緊張裡面,希望盡快幫全家人恢復正常的生活。因此,「不一致」代表的其實是每個人可以發揮各自的專長,以自己擅長的方式來為全家盡一分力。

因此,只要我們能接受「不用一定要一樣」,而是「雖然不一樣但能夠共處」,我們可以做的事是:

  1. 先忽略家人表面上不討喜的言行舉止,理解每個家人都有自己在意的點,每個言行背後都有善意和好意。

  2. 想想你的家人各自最在意的可能是甚麼?下次當你要提出意見時,可以先想想如何同時讓對方有安全感?例如出門前,讓你的家人知道你有帶著口罩、酒精,甚至拍下你噴酒精的照片。

  3. 在你能夠接受的範圍內妥協和退讓,例如雖然你覺得出門還是不安全,但是家人一定要帶小孩出門,可以請他答應你一定要讓孩子戴著口罩,只去你覺得相對安全的地方。

互相理解和尊重,永遠是防疫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