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恐懼,仍舊前行】

作者: 林世媛

分類: 親子教養

發表於: 03/27/2020 17:35:48


「沒差,反正他就是這樣。我早就習慣了。不期不待,沒有傷害。」常遇到一些案主,一開始看似對某個關係表現淡然,但在深聊之下便會發現,越冰冷的態度,往往是為了掩飾越炙熱的傷心。

原來,冷漠與距離,不是因為不在乎關係,而是因為太在乎了,所以特別受傷,而太受傷了,便沒有勇氣再嘗試靠近。

最近在與大寶的互動中,我也發現自己有相似的感受。

因為明白新成員的加入可能對大寶帶來衝擊,因此我很用心地想讓她多些體會被愛的機會,減少內心的不安和失落。我「怕」她像我小時候一樣,因為弟妹的加入而被迫太快長大,我希望她可以用自己的步調,學習當姐姐,並且仍然可以自在地享受當個孩子。

這個害怕,驅使我帶著一種特定的觀點來詮釋她的一舉一動。

當她在我離家坐月子來看我時,臨走前淡淡地一句:「爸爸媽媽不要丟下我嘛!」;隨後又自己說出我們曾跟她說的話:「爸爸媽媽我在你們心裡對嗎?你們也在我心裡,所以不用怕,對不對?」我心中溫熱感動,但也有些擔憂,覺得她好像真的有點難過。

因為「害怕」她受傷,所以我在後來與她的互動中,不由自主地更順著她,希望讓她感受到媽媽的愛沒有因為小寶寶的到來而變少,可是當我因為試著滿足她的各種要求而不斷壓縮自己的需要和感受,一次次地推升自己的極限,卻看到她還是不滿意、不合作時,我的怒氣與挫折感也不斷累積。

我試圖壓抑怒氣,耐著性子再次提醒她趕快做該做的事時,她會生氣又難過地否認我的情緒:「你沒有生氣!」

我深吸一口氣,努力回應:「我現在還是溫柔的在說,但媽媽真的快要生氣了。」原本希望這樣的溫和警告可以促使她識時務趕快合作,沒想到她卻往往因「害怕」我真的生氣而卡住,反覆跳針地哭叫著說:「你沒有溫柔!你現在沒有溫柔!再溫柔!再溫柔!」

這樣的劇碼可以上演個半小時,有幾次最後的結局就是我和她都爆炸了,我的怒火也無法使她安靜下來,只見她扯開嗓子放聲大哭變成發狂小獸,最後兩人都被對方的情緒所傷,然後我的理智催促我將自己的感受放在一旁,想辦法先讓孩子別再暴走,事後再看看能不能展開談話,與孩子一起梳理過程。只是那談話能否進入孩子的心中,避免下次發生同樣慘狀,我實在也無法確定。

幾次這樣的互動下來,我發現自己心中隱隱有一種感覺不斷壯大:我很想避免和她再生衝突。甚至,我很想避免,和她接觸。

這感覺,好像是,我害怕自己的女兒。

一來怕自己在她耍賴撒野需要教導時「治不了她」。

二來怕她在這過程中動輒情緒崩潰,而我無法使她平靜下來,並且我也不願意為了安撫她,就遷就寵溺,任其為所欲為。

我還怕,她這樣的性格會使她在人際關係中吃大虧,也許是磨損家人對她的愛、也許是使得她養成一種自我的狀態,在學校成為不受歡迎的孩子。

這些害怕驅使著我下意識地產生一些反應:

我開始慶幸有些時候她不在身邊。

我開始逃避與她互動,而是派出似乎較能「收服」她的老公出馬去和她相處,由他代表向女兒傳遞我們愛她的訊息。

我開始不再多問她在公婆家如何,只要看她在照片裡好像玩的蠻開心就好了,事實上她是否也給公婆帶來一些麻煩,我實在不太想知道。

這些害怕使我想與她保持距離,因為,距離,帶來美感。

儘管這樣的想法非我初衷,並且我的心在我寫下這些文字的同時,仍不時出聲控訴我是個無能又不負責任的母親。

我知道自己儘管帶著這些感受,但並非不愛她、不想她,可是,害怕卻能驅使我做出看似冷漠、不在乎的事。害怕使人退卻、使人失去平穩,使人想要保持距離。

但是,我自問,任憑害怕帶領我的決定,使我在與她的關係中撤守,放棄我可以在她身旁發揮的影響力,這是否真是我想要的?

答案是否定的!

於是,我知道自己唯有鼓起勇氣繼續嘗試。

耳邊彷彿響起了那首流行歌:「愛真的需要勇氣,來面對流言蜚語。」

這流言蜚語,有時也包括自己內心想像的聲音。

有人說過:「勇敢,不是無所懼怕,而是帶著恐懼,仍舊向前。」而細細探索下去,這種在受傷關係中的勇敢要能夠成立,也許關鍵在於先給予自己和對方允許。允許,並刻意選擇看見彼此在嘗試與錯誤中慢慢成長,即便這樣的成長可能需花上好幾年的時間,但彼此仍舊帶著盼望,不斷重新在愛裡找到繼續前行的勇氣。

聖經裡有句話說:「愛裡沒有懼怕,完全的愛可以把懼怕驅除,因為懼怕含有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還沒有完全。」

勝過懼怕的力量,原是愛呀。我們總是可以決定,我們要以思慮和注意力為糧多餵養的,是心中的愛,還是心中的懼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