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勒索「你這樣,會毀了他的前途」】

作者: 周慕姿

分類: 情緒界限

發表於: 02/19/2020 17:33:02


「在我工作地方的更衣室,之前發現有人偷拍,偷拍的居然是我們的主管!有許多女生受害,所以我們氣不過,決定要提告。但後來公司的高層開始跟我們一一約談,希望我們『再給這個主管一個機會』,在這樣的壓力下,其他大部分的人都放棄了,只剩我跟少數幾個人堅持要提告。

但是接下來,我們開始面臨越來越多的壓力,不管是高層、甚至是同事們。由於這個主管他的學歷非常好,平常工作表現優秀,人緣也很好,所以其他人開始認為我們『故意放大事端』,甚至跟我說:『如果你是他媽媽,你會希望別人提告嗎?』『你不要毀掉一個人的前途』......

我覺得好困惑。理智上說,我覺得我堅持提告這件事並沒有錯,我想要讓做錯事的人得到他應有的懲罰;但是,當他們反問我:『如果這是你的小孩,你希望別人提告嗎?你這樣會毀掉他的前途。』時,我又覺得,我好像造成別人的痛苦,而且,似乎很自私......」

最近在各地演講、進行實務工作時,越來越常遇到一個問題:關於「職場性騷擾」是否提告。許多女性在職場上遇到偷拍、甚至是肢體接觸的性騷擾(或是更嚴重的暴力侵害);當女性勇敢站出、決定要維護自己權益時,身邊卻有許多的壓力,讓這些女性,感覺自己好像是個「#抓著受害者位置不放的加害者」,因而在面對維護自己權益時,被罪惡感、自我懷疑攫住不放,掙脫不了,而開始懷疑自己:「我這麼做,真的對嗎?」

而,我遇到過最常的狀況,就是:對方是個權力位階較高的人,可能擁有較好的職位、較多的權力、較好的學歷家世......於是,就算他沒有「花錢消災」,身邊也會有很多人,幫助他、維護他的權益,最常聽到的話語就是:

「你這樣,會毀掉這個人(年輕人)的前途。」

「如果你是他媽媽,你會希望對方提告嗎?」

甚至有時候,還會出現一種狀況是:女性本身想要維護權益,但是由家中的父執輩代為出面,而大家「喬事」的結果,變成父執輩等權威者回來跟受害女性說:「我覺得他也很有悔意,算了,別提告吧,得饒人處且饒人,要培養一個這麼優秀的兒子,其實也很辛苦.....而且這件事傳開了,其實對你也不好。」然後,希望女性「算了」。

這種父權體系的共犯結構(我說得比較重,但我真的覺得如此),權威習慣性地要權力位階較低者「放棄/委屈自己的感覺」、「顧全大局」,甚至認為「這種事傳開了,其實對你是個傷害」的傳統「貞操」觀念,非常嚴重地影響著這類事情的發生。

然後,#姑息養奸

最可怕的是,大家沒有意識到:繼續要求這些受害女性放棄自己的權益、感覺,是一件非常具有傷害性、非常 #殘忍 的事情;很多人是無意識地「認同權威」、「認同優秀」,然後,無意識地成為這個共犯結構的一員。

因為我遇到太多這樣的例子,所以,我想把這件事情好好地說出來。曾面對、或正在面對這個狀況的你,我想對你說:

「或許,你如果是這個孩子的媽媽,你會希望對方不要提告;但那是你的立場所希望的事情,不代表你會去干涉他人的提告。而,現在的你,是一個被侵害權益、被傷害的人,因此,你為了自己,重視現在你自己的感受,決定提告保護自己,#你沒有對不起任何人。」

這是你的感受,你的需求;你的傷害,沒有人可以假設,也 #沒有人可以定義,沒有人可以跟你說:「這樣還好吧,你又沒有真的被怎樣,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即使他是你最愛的親人;而實際上,被這樣對待的人是你,那些傷痛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也只有你自己,可以為自己的感受、為自己的受傷做一些事情,好好保護自己。

要選擇這條路,在現在台灣的文化與社會中,仍然是很不容易、必須面對很多挑戰與困難,還有別人的質疑;因為這麼困難,所以,請你,#一定要站在自己這一邊,不要跟著別人的聲音、別人的質疑,來懷疑自己的感覺。

你一定要記得站在自己這一邊,重視自己的感受。

然後,希望你記起這篇文章,記得,有很多人,和你站在同一邊。

請你給自己的勇敢一個擁抱,你並不孤單。

============

近期課程:(七月班)

成熟大人的伴侶溝通學: reurl.cc/zyd88a 

-----

❣《他們都說妳「應該」》bit.ly/2GjJiaN

#女性男性如何在社會失去自我

❣《關係黑洞》:goo.gl/QyaBBT

#不安全感如何影響你我

❣《情緒勒索》:goo.gl/4A12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