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不當小丑,你是否還看得見我?】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觀影心得

發表於: 10/29/2019 11:13:35


一、小丑,是有名字的

小丑第一次出現在我的印象中,是在《黑暗騎士》裡頭,由希斯萊傑所扮演,完美詮釋了小丑那瘋狂、自戀、反社會又歇斯底里的形象;而蝙蝠俠則是那個代表「正義」的那一方,打擊犯罪。身為觀眾的我們,可能一方面會因蝙蝠俠深陷危機而心驚,另一方面,內在我們比較黑暗的那一面,可能又會被小丑的暴力美學所吸引。 而今年「小丑」這部電影,它拍出在小丑成為小丑「之前」的故事。

小丑,一開始不叫做小丑。

小丑,原本也是有名字的,他叫做亞瑟。

亞瑟原本是一個對於自己攻擊性排斥且恐懼小人物,當同事把槍拿給他時,他會說:「不,我不能擁有槍」; 他是一個跟路邊的孩子互動,希望逗孩子開心,對生命還保有善意的亞瑟;他是那個「把媽媽照顧得很好」的亞瑟;他是個會跟媽媽一起看著電視節目,想像被節目主持人歡迎,幻想自己能夠擺脫現在生活痛苦的社會邊緣人亞瑟。

然而這小小的善良與美好,卻也顯得太過脆弱。

人生是殘酷的,在接二連三的危機與衝擊下,亞瑟發現身邊所有的人看著自己時,都把自己當成怪胎與異類;自己失去了最愛的兒童醫院的工作;失去了政府的補助與資源,沒辦法吃儘管早已過度使用的藥,沒辦法見那個唯一一個自己能夠說話的對象黑人女治療師---即便她一直以來都沒真正聽懂自己說話;發現自己竟被「父親」拋棄,又被媽媽欺騙。

一件又一件的事件,讓亞瑟感覺不斷地被摧毀,那些一直以來,賴以為生的一切,全部都 一。一瓦。解。 直到他在列車上,用槍捍衛了自己的那一刻,亞瑟在恐懼與失控中,感受到某種力量,可以停止那毀滅。而代價是 --- 出賣自己善良的靈魂,變成「小丑」。

二、當世界變得混亂且痛苦,我感覺不再孤單

他說,「我感覺不到,我是存在的」。 他說,「希望我的死,能比我的人生,更有價值」。

在這麼絕望、好想好想讓自己消失的情況之下,他一次「意外」的殺人,讓他發現,原來自己有力量,我可以保護我自己,原來我可以傷害那些傷害我的人。更棒的是,原來我可以,把這個他X的世界,變得混亂。 當整個世界,變得跟我的內在世界一樣的混亂。

在那個片刻,我,好像終於不那麼孤單了。

「原來,我可以影響這個世界。」

小丑發現,好多好多的人,在自己殺了人之後,開始跟隨著自己帶上小丑面具,開始吶喊著對於貧富差距的憤恨不平,對於既得利益者的羨慕嫉妒恨。小丑發現,自己的「暴力」是被大大讚賞,是被社會認可的。小丑,成為了一個精神領袖,成為一個所有人「憤恨不平」的出口。

在這個時候「我」終於被看見了,「小丑」也誕生了。

三、小丑,是這個社會的代罪羔羊

我想強調,我絕對不是說小丑的殺人是對的,我也認為小丑在很多殺戮的選擇上,實際上是還沒搞清楚狀況,有很多陰錯陽差的誤會。

但那些所有安慰的話:「你可以有其他的選擇」、「好多人跟你一樣痛苦,那些人也沒有隨便殺人啊」、「你身邊還是有愛你的人」、「人生就是如此」、「你自己也做出了一些選擇,讓你把自己陷在這種困境中」,這些說法,全部都沒有錯。

但會不會在某種程度上,這些話,我們都太過自以為是,對他,都太過殘忍。我們會不會,在某些片刻中,也無意之中,製造出了小丑。

犯錯的人,的確錯了,但我們能不能,在他們犯了錯之後,有機會讓這個錯,在某個片刻,能夠停止。而不是用某種方式,讓這一切,變得更加失控,讓這個人,更走向自我毀滅。

回到我最近《闇黑情緒》這本書中提到的,社會上的這些邊緣、暴力、自殺或犯罪份子,這些所有我們認為不應該存在在社會上的敗類,應該被排除的存在,以一個團體潛意識的角度來看,他們都是被整個社會,挑選出來的「代罪羔羊」。我們把所有最糟糕、最壞、最不堪、不可見人的創傷,投射到這些人身上,讓這些人來承擔。 其實小丑,並不只是一個人。

看著那些走在大街上的,遊街抗議的小丑們,哪一個不是內心充滿了憤怒?充滿了毀滅?真的是「小丑」讓我們的社會變得如此混亂嗎?還是整個社會,原本就已經這麼殘破不堪?

我們每個人心中,或許都有一個小丑。

四、笑得越大聲,內心越痛

小丑的面具上的笑容,是我們為了被這個社會接納,所撐出來的;小丑面具底下的憤怒,是我們的第二層面具,是讓我們;而在最底層那最真實的情緒:悲傷、破碎、絕望,又有幾個人能真正看見? 許多小丑面具的眼睛旁邊,總有一顆淚珠。

在電影的前半段,我總是心痛,胸口酸酸的,但卻哭不出來的悶。

尤其看到,主角亞瑟,在他最難過、最憤怒、最痛苦時,他會忍不住地「大笑」,他戲謔自己,這是他的「病」。

但其實這個笑,是一種隔絕自己痛苦的手段,相對於內在痛苦,呈現出一種防禦性的反向行為;這個「笑」,也是母親給他的期待、任務與天命,父母希望亞瑟能夠快樂,亞瑟也希望自己能夠變得永遠快樂,這樣自己才是一個能夠被媽媽接納的孩子。

但亞瑟在完全成為小丑之前說,「我的人生,從來就沒有快樂」、「現在才是我真實的樣子」。 笑得越大聲,代表內心越痛。

小丑,笑得好歇斯底里、笑得好令人毛骨悚然、笑得好瘋狂。 但在那個笑背後,或許有個好深好深的悲哀: 「如果我不當小丑,你是否還看得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