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間,沒讓對方知道的事】

作者: 林世媛

分類: 親子教養

發表於: 09/06/2019 11:00:24


在實務現場,我有幾次先碰到「孩子」(所謂的孩子,有些已經成年了),聽他們說了在自己的生命風暴中,與父母關係的矛盾。知道爸媽是關心、是好意,但還是太多太煩太尷尬太給人壓力跟自己太不對盤了。「我知道他們愛我,可是...」他們的開場白往往是這樣。

有時候,當聊到他們一些較核心的生命議題,裡面似乎流露著一些怪怪的「信條」,或是在關係中缺乏安全感,並有著濃濃的憂鬱和焦慮,我的腦海會不由自主地想起某些讀過的理論—那些原生家庭如何給人帶來傷痕及後遺症的論述,然後我會心想:「爸爸媽媽,這樣真的母湯啊...」。

儘管我只是盡責地在嘗試運用理論理解我的個案,並且希望進而能夠協助她活出新局,並且我並不想輕易地批判其他父母,但是無法否認地,一定的判斷已經在這過程當中形成了。

接著,正好有幾次機會,案主的家長主動表示想要跟我談談。

於是我有機會見到了案主口中那個對他們而言似乎「不夠好的爸媽」。至少在我一開始聽當事人描述時,是這樣感覺的。

§ 來到我眼前的他們,衣著、氣質、職業各異;但是同樣流露出對孩子的關心與擔心,以及更讓我印象深刻的—他們展現出的挫敗、無力和自我懷疑。

他們說著:

我一直在想,從小帶養他的方式,是不是太....了。

我始終不明白,他怎麼會這麼...(特質),和我真的是很不一樣。

我一直希望他可以學著怎樣怎樣一點(內容往往是爸媽的強項或生存法則,卻恰好是孩子不認同的價值觀,或是孩子的弱項);

但他對我的叮嚀總不當一回事,嫌我這樣那樣(這往往是孩子抱怨的重點,但其實孩子也同樣採取了將親子差異看為父母缺失的觀點。)

聽著他們娓娓道來之後,我常會問問他們對自己孩子的認識是什麼?

從小看到他有什麼優點、有什麼特長?

爸媽們的瞳孔會散發出溫柔的光芒,連帶著彎起嘴角的微笑,終於能夠從正向的角度說出一些孩子的其他面向。

「老師,其實,我今天過來,只是想知道,我想的那些對不對,還有,我現在該怎麼做比較好?」

我彷彿可以看見這些話語下那顆懇切與焦慮的心,這叫人感覺多麼熟悉啊。

當我成為一位母親之後,有哪一天不是這樣反覆思量?

身為爸媽,尤其是稍微認真一些、稍微有餘裕和知識裝備自己的,特別容易在各種作法和觀點中感到迷失。

就算曾經選定了一種信念,勇往直前了十幾二十年好了,看到孩子遇到困境,真的很難不回過頭反省自己一直以來的做法,或是多想一下自己可以幫些什麼忙。

寫到這邊,我也皤然醒悟,我當初對這些不認識的父母的判斷,其實是建立在一個錯誤的基礎下,那個基礎是假設,作為父母,有一種標準答案—剛好比例的慈愛寬容與剛好比例的要求和嚴格;剛好比例的放手,與剛好比例的涉入。

問題是,這個黃金比例真的存在嗎?

就算存在,難道不會因親子的個性不同而需要校正?

難道不會因孩子的發展階段不同而一次次需要微調?

如果是這樣,是不是不要試著追求一個僵化的比例反而可以釋放父母的心?

當下,在諮商室中,我知道我最需要做的,是為這些爸媽打氣,看見他們的努力、看見他們的用心,也肯定他們回到自己的中心時,對孩子客觀而合理的認識,然後,綜合對他們及孩子的認識,稍微鼓勵他們繼續嘗試已經在思索的方向,不要灰心喪志。

§ 有時我也會反過來想,這些爸媽,是不是有辦法能夠聽孩子對自己的抱怨和內心真正的期待呢?

也許在溝通的過程,還是會有些傷心和挫折,

但很有意思的,追根究柢,很多的孩子,內心深處,

都希望爸媽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開心一點、對孩子們有更多的信任和欣賞。

我同時也相信,大多數的父母也不奢求孩子讚美自己是個多好的父母,

只希望孩子可以看到自己一路以來的用心與關心, 如果可以,有朝一日,也能夠接受父母同樣是不完美的、同樣有自己的軟弱與限制。

對身為孩子的案主來說,能夠同時看到從父母而來的資產和過程中難以避免的傷害,並且如果終於能夠有些釋然,甚至能夠進一步看到自己在當中可以做些什麼來改變關係的互動,我相信,才會是案主真正「長大成人」的開始—真正的可以有機會自由地做自己,同時擁有重新與父母改變關係的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