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性平就真的平等了嗎?——談平權宣導影片如何重現性別不平等?】

作者: 楊雅筑

分類: 自我療癒/照顧

發表於: 08/20/2019 11:00:26


推動性平就真的平等了嗎?——談平權宣導影片如何重現性別不平等?

平權宣導影片網址:https://reurl.cc/NkWzk

最近在社群媒體上看見一部「He for she-家務共好,幸福多加」性別平等宣導影片,以輕鬆有趣的動畫,企圖宣導「家務可由男女性共同分擔」。

就如同影片所述,「性別平等教育越來越落實,社會風氣也大變,現在那種男主外女主內的概念已經太俗氣了」,很多人也容易以為「現在都什麼年代了?哪有這麼誇張!」「台灣已推動性別平等,沒有不平等啦!」

但實際上,「男主外女主內」的情況或觀念就真的不存在了嗎?這其實是一種息事寧人的說法,大大的忽略了社會中仍真實存在的不平等現況。

家裡的「老爺」、「皇帝」是如何養成的?

很多時候,皇帝的養成是從小開始的。傳統觀念認為男人與男孩不用進廚房,那麼誰來負擔家中的家務勞動呢?當然是女性。而女孩往往從小就開始「受訓」,也奠定了家中男性不需負擔家務的基礎。

很多時候,男孩的養成,是看著自己的阿嬤指導自己的媽媽和姊妹們做家事的。每天這樣耳濡目染、接受觀摩示範,對男孩來說,他會學到誰應該負責家事呢?

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當父親或哥哥、弟弟走進廚房,或是媽媽請爸爸、孩子一同幫忙負擔家事時,在家庭中會出現指責、攻擊等負向情況,例如:「怎麼可以這樣苦毒我的金孫?」「我以前都不會讓我兒子做家事!」「哎~現在媳婦真是好命!」,這些指責也意味著「男性做家事是錯誤的、不應該的、不可以發生的」。

若一位男性成長的過程中,都不必甚至不該做家事,那麼在進入婚姻後,又要從何「感覺」與「認為」他需要做家事呢?很多時候,男性們甚至認為自己做家事是「幫忙」女性,畢竟在他家,從家庭教育到學校課本、從日常生活到媒體宣傳,「家事」都不是男人的事,而是女人家的事。

家事分工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

如果說在當代「平權」已經成為人所皆知的理論,為什麼仍然由女性負責家務呢?

不妨想想,累積這麼久的文化,真的會在推動平權那一刻就消失嗎?當喊出平權的口號,我們就真的彷彿跨年一樣,從推動性平法的那一分、那一秒開始顛覆社會價值觀了嗎?世界就真的平等了嗎?

事實上改變並不可能一夕發生。很多時候,文化或價值觀的調整需經過長期努力、宣導、倡議、對話、練習,否則,也不會在性平法推動十幾年後的今天,仍然存有各種似是而非、積非成是的父權言論、觀點與行為。

很現實的情況是,當婚姻家庭中出現家務勞動時,大多數時候父權的「遺毒」或皇室的「遺族」還活生生的留存在家庭當中,仍舊會對現在的家中的氛圍、觀念、情緒、行為產生不小的影響。更不要說當年不做家事的先生(皇帝)已成為現在家庭裡的公公,那麼當年的媳婦不就「晉升」成為婆婆(太后)了嗎?

還記得,當年的媳婦是如何被訓練的嗎?當時她耳濡目染的、受監督、受規訓的情況是什麼?──家事是女人家的事。

那當時皇帝是如何被養成的?──家事不是男人的事。

那麼在這樣的景況下,太后和前皇帝會認為誰應該負擔家務勞動呢?想當然爾,很容易直覺的把手指向女性、媳婦的角色。

如果只把問題簡化,可能忽略了真正該解決的根源

但這樣盤根錯節的狀況,在文章一開始提到的這部宣導影片裡,卻被過度簡化概括為「對家庭整潔的期待不同」如此簡單的結論。脫離了社會文化的脈絡,彷彿現今的家務分工不平等,已經不再與「男主外女主內」、「大男人主義遺毒」、「父權文化」無關。

我好奇,當家裡沒飯吃、碗盤沒洗、垃圾沒倒、孩子生病、孩子在校出問題時,多數人第一直覺反應是什麼?找的人是誰?追究的人是誰?

在傳播媒體上常常出現的是媽媽打掃、媽媽洗碗、媽媽煮飯、媽媽買菜、媽媽是超人(衣物清潔劑、吸塵器、買菜網廣告……)。孩子出了什麼事,老師聯絡的是媽媽,親友甚至一般人看到社會新聞更常指責:「這個媽媽怎麼這樣?」「這媽媽真的很誇張!」「哪有這種媽媽?」那,我們真的打破了「男主外、女主內」的價值觀嗎?

文化脈絡無法被一瞬改變,而婚姻家庭問題也難以在一個架空或抽離脈絡下的方式處理掉。難道只要調整對髒亂程度的期待或精準計算分工比例,普世的婚姻問題就可以被完美解決嗎?那我們發明婚姻三寶(洗衣機、洗碗機、掃地機器人)或家事小精靈就應該足以解決多數的婚姻問題才是啊。

我這麼說並非否定溝通的效益,溝通的確有部分效果,但是否經過溝通後所有的問題都可以被解決?這是可以思考與討論的。如果今天我們生活的環境裡仍存在某些潛規則,而我們刻意視而不見、輕輕帶過,潛規則其實還是會在檯面下深深的影響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這部影片的確點出一個現代女性的限制:投手兼打擊,既要工作、也要負擔家務,這是一件很困難完美達成的事。但若把家務分工的不平等過度簡化歸咎於「對髒亂的容忍度」不同,那真的太輕忽了文化、價值觀、社會期待對於所有人的影響力。

況且,在影片中,甚至呈現「女性對乾淨的要求是90分、男性是80分」的畫面,試問這樣的價值觀是哪來的?難道男人就比較髒、女人就比較愛乾淨?這是否也是一種性別刻板印象的重現?很多時候,並非只有女性是父權文化中的受害者,男性也往往是性別不平等中的受害者。

或許,我們可以藉由精準的切分家務分工比例來緩解夫妻衝突,但這不一定可以直接或完美的解決家庭、婚姻問題。我猜想多數伴侶或夫妻都有感覺,婚姻並不只是兩個人的事,往往是兩個家族的事,或甚至牽涉的層面更多更廣,這都與社會期待、價值觀、文化脈絡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