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親友不願意來諮商 – 怎麼邀請沒意願的人來諮商?~ (二) 不願諮商的常見困境】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全部

發表於: 2019/07/17 20:37:33


為什麼「不願意」去諮商呢?

上一篇文章,提醒大家,諮商是一個需要個人願意為了自己負起改變的責任;也提醒大家,若一個人「不願意」接受諮商的幫助,反而可以從這個「不願意」開始,當做是你理解這個人的切入點。

而當你開始去理解一個人的「不願意」時,或許就更有空間與機會,陪著他怎麼慢慢地開始「願意」。

所以下面想跟大家談談,一個人為什麼不願意去諮商,幾個常見的信念?

一、我去諮商,是不是代表我「有病」?我會不會好不起來?

最近這幾年,大部分的人比較可以接受心理諮商,覺得是一個健康的求助方法。然而也還是有一部分的人,對於「心理諮商」還是有一個污名、負面的想法:「別人會怎麼看我?」「會不會覺得那是有病的人才會去看的?」「諮商會不會留下不良記錄,影響未來找工作?」等等。

這跟早期大家聽到「精神科」的感覺很像:早很多人談到「精神科」(註),很多人第一直覺反應是:「那是神經病的人在看的」。

(註:現在大多數的精神科,都改為「身心科」,一部分原因也是要降低大家對精神科的污名)

先就實際層面上回答,目前自費的心理諮商,是不會進入健保系統(當然若在醫院使用健保資源的晤談可能就會有記錄)。諮商也有保密協定,沒有經過當事人同意,其他人/機構是沒有權力得到你晤談的資料的,當然也不會影響到你的工作。

接下來就心理層面回答,有些人很怕諮商,是因為很怕自己「生病」。我們極力想把「疾病」跟「我」切開,是因為我們對「生病」很恐懼。

我們感冒,我們不會太擔心,因為我們知道感冒會好。

我們跌倒破皮,雖然會痛,但也不會太擔心,因為我們知道傷口會癒合。

因為我們有很多次,感冒康復,受傷痊癒的經驗。

如果我們得癌症呢?我們可能就會開始擔心,因為我們不確定癌症會不會痊癒。

回到心理生病,由於我們社會對情緒教育的漠視與不理解,我們往往不清楚心理感冒生病,其實是會「好起來」的。我們不知道好起來的路長什麼樣子,所以會害怕:「如果我心裡生病了,會不會就好不起來了?」

對於未知,我們會恐懼。對於恐懼,有些人就會選擇迴避,就可以暫時先不面對,不去煩惱。

你知道有很多人是不敢做身體檢查的嗎?

那就像是,如果你最近一直咳嗽,很怕你得癌症,身邊的人要你檢查身體,你就一直拖著,因為擔心如果被診斷出來真的得癌症,我的擔心就「成真」了,那該怎麼辦。

在心理上的議題也常見這樣的想法:「我覺得我跟我先生已經沒話聊了,也不太講心事,但是…很多結了婚的伴侶不也都是這樣嗎?或許我也不要太過小題大做。」其實心裡並不是真的覺得沒問題,而是擔心,若把兩人婚姻的傷口揭開了,會不會收拾不了?

這種因為害怕而迴避的心情可以理解,但迴避問題反而可能延誤了治療時機。

簡單來說,怕自己心裡生病,其實就是「怕被貼標籤」以及「怕好不起來」。

但心理生病,並不可恥。心理也會有小感冒,如果及早治療,反而能夠更早、更有效地得到更好的幫助。

在我心中,一個願意面對自己的困難與無助的人,才是真正的勇敢。

二、我去諮商,代表我很「糟糕」

怕諮商=生病,可能是怕被貼標籤,或是怕自己好不起來。

還有一點很類似的是,會覺得「我去諮商=我很糟糕」。

也就是「改變自己」常常會跟「羞愧感」綁在一起。

我想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在我們的文化裡頭,存在著「恥感文化」。

在恥感文化中,我們總是用「你很丟臉、你很糟糕」的方式,來教育一個人。

例如小孩子哭的時候,我們會說他:「哭什麼,羞羞臉。」

在一個人考試考差的時候,我們會跟他說:「你看你就是不認真、上課不專心,才會考得不好。」

父母的本意可能都是要讓這個人,更勇敢,或是考試成績更好。

但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幫忙/教育一個人的方式,總是讓他先感覺到糟糕,甚至羞愧」。

久而久之,們已經習慣了,要讓自己變得更好之前,我們要先意識到「原本的自己有多糟糕」。

這會導致,我們一方面非常想要讓自己進步、改善自己 --- 這是很好的動力。但當我們在面對自己、認識自己的不足時,緊接在後的是大量的「羞愧感」:「我是不是不夠努力、心理太脆弱、抗壓性太低」 --- 這樣的我「好糟糕」。

所以很多人為了想要避開這種:「我很糟糕」的感覺,就容易拒絕別人的幫助,迴避去面對自己的困境,也就不願意透過諮商來改變與幫忙自己。

其實,我們可以把心理諮商當作是一種「學習」,就像是你學烹飪、插花、學英文,在學習一種技能。

「情緒管理」、「人際相處」,不也是一種軟實力,一種重要的能力嗎?

你會因為自己學英文、學烹飪,而覺得自己很糟糕嗎?

不會吧。我們反而會為自己的「積極」而感到喜悅、驕傲的。

我也認識很多非常願意提昇自己的個人或夫妻,是為了想讓自己過得更幸福,或是想要來個「結婚前的關係健檢」而來的,為更好的未來做好準備,都是大有人在的。

再者,我常覺得,能夠在情緒、關係、面對痛苦,把這些人生的議題修煉好,這都是可以帶在自己身上一輩子的生命禮物。

所以,如果你想要透過諮商來幫忙自己的吧,請對自己說:「這樣的我,願意面對困境的我,願意尋求資源幫忙自己的我,是很棒,很勇敢的!」

三、我不討厭諮商,但我討厭你對我說的方式

第三個常見的心情是,其實當事人不喜歡的其實不是諮商本身,而是那個被介紹來諮商的「過程」。

很多時候「被建議」要來諮商的人,其實感覺「不是被幫助」,而是「被指責」的,甚至是「被強迫」的。

(一) 被指責

在我們平常的文化中,很容易「用責罵的方式表達關心」。

例如我們常聽到這樣的說法。

「你真的是情緒很有問題,你要不要去諮商,改一改你的脾氣!」

「你都不去上學,這樣子你未來人生該怎麼辦?」

或許說話的人,其實是在表達對這個人的關心與擔心,但聽的人卻很容易感覺不舒服。

當然,這種表達除了跟說話的習慣之外,一定也多少混雜著,長期對於這個人的挫折、失敗感、不滿、憤怒,也很希望若對方有一些改變,自己就可以輕鬆一點,否則的話,自己就真的快要支撐不下去了,這種迫切感與危機感。

但在這種「建議」之下,很多人其實是很容易讓當事人會興起防衛心態的。

(二)被強迫

我在學校工作過一段時間,在學校常常接到大量的「非自願案主」,也就是說,很多被抓去晤談的學生,不是因為自己想談,而是「被要求」來的。一般來說,這種晤談的立基點就已經建立在一種「被勉強」的前提之下了。

因此在這種「被強迫」的關係中,被要求來諮商的人,可能心裡早就百般不願意,坐下來的時候,什麼話都還沒說,大概就擺著一張臭臉。甚至會有一種隱藏的反抗心態是:「如果我照你的意思改變了(例如:去諮商了、變好了),代表是不是我又要失去我自己的自主權、受控於你了?」

注意到了嗎?所以這一類的人,精確地來說,他抗拒的其實不是諮商本身,而這個互動帶來的感覺:「如果我照你的意思接受了諮商,是否代表我真的如你所說的這樣糟糕?代表我又要被你控制?代表我輸了?」

所以如果你想要讓他願意接受諮商的幫助,其實需要先改變的是,你跟他溝通的方式。而這部份,也會在我們下一篇文章中更詳細地提到。

四、去了也不會有用 ─ 習得性的無助感

很多人會抱持著「諮商無用論」。

有一類人是,一直以來,不相信別人,比較相信自己,覺得人生遇到的困難,只有自己能幫得了自己,所以不相信「只是聊聊天」,怎麼可能會有幫助。也就是說,有些人對於相信/依賴一個人,是有障礙或是恐懼的。

當然會有這種恐懼,一定是因為,這個人在過去嘗試要依賴一個人幫助自己時,得到的不是支持與照顧,反而而是忽略、否定、批評、謾罵、利用、失望等。所以當他要透過依賴心理諮商這個專業,或依賴心理師這個人時,反而會興起許多不安。

也有一類人,可能真的對自己的問題感到很絕望。有的人的絕望在於,覺得自己所遇到的問題,是不可能被改變的,例如過世的父親不能死而復生;也有可能在長期的情緒困擾、從小到大的家暴陰影、一次又一次的失戀與被傷害中,反覆困擾與被挫敗,到最後不相信自己有機會被幫助。

我們把這種「不可能變好」的感覺,稱之為「習得性無助感」:我們「學到」,無助、無望、無用,才是常態。放棄努力,或許可以避免下次的失望。

然而這種「沒有用」的感覺,不就正是阻礙你過得更幸福的道路嗎?

因此,如果「去諮商也不會有用」的感覺盤旋在你心中。或許,這正是你可以試試看諮商的理由。

五、太貴了...

這的確是一件非常現實的問題。一般來說,自費諮商常見的收費在2000元/50分鐘上下,是最常見的收費水平。誠實來說,的確是需要有一定收入水平才能夠接受的服務。

所以如果真的有經濟上的考量的話,建議可以先從一些免費或低價的資源開始著手找起。

(資源參考:http://pasted.co/d2da5d70

但我也想提醒你,有時候當一個人說「太貴」的時候,並不是這個人真的在經濟上負擔不起,更多時候,「經濟」只是一種「我不想諮商」這個心態的一個擋箭牌,因為他很「現實」,所以不容質疑。也巧妙了迴避內心那個「還沒準備好」的擔憂與恐懼。

在這邊也分享一個數據給大家參考,我有聽過一個說法:「一般來說,諮商費用佔一個人的總收入的1/4~1/3,是能夠達到最佳的效果的」,白話來說,其實付出不低的費用,反而會讓一個人,更有動力地為自己做出改變。

※小結 ─ 改變,從了解抗拒開始

我總說,你無法改變一個你不了解的人。

更沒辦法影響,一個跟你沒有信任關係的人。

我並不打算太快地告訴你,怎麼樣「有效成功邀請一個人」來諮商,而是先跟著你一起看:「為什麼一個人『不願意』來諮商」,而當你帶著這份理解去認識一個人時,或許這才會是開始的第一步。

下一篇,將延續這篇的觀念,談論在邀請一個人時,有什麼注意事項,以及具體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