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害怕與憤怒,我們還能做什麼 】-- 台鐵警殉職事件

作者: 吳宜蓁

分類: 自我療癒/照顧

發表於: 07/08/2019 18:10:31


2019年7月3晚間,一名警察在台鐵的列車上被一名情緒激動的乘客刺傷身亡。看著無限播報這則新聞的新聞台,對一個以台鐵通勤的我來說,心情也隨著新聞報導而害怕與氣憤,冒出「只要補票就好,怎麼會出現這麼激動的言行表現」這樣的疑惑。

在看到新聞後,我便一直關注著有沒有警察傷勢的最新消息,我知道不是因為我有多麼有正義感或什麼的,只是單純的害怕,這位警察的生與死,可能也代表著當我遇到類似事件我可能的存與亡。很不幸的,隔天早上當我持續追著這條新聞時,這位員警已傷重殉職。當時我內心的震驚難以形容,也對這位持刀刺傷員警的嫌犯感到相當不解,怎麼會這樣傷及無辜,讓一條寶貴的年輕生命就這樣消逝。

【因公殉職的警員,是我們內心英勇的象徵】

新聞撥出後,不出意料地,群眾對員警傷亡的憤怒也不斷湧出。這些憤怒來自我們對員警的不捨,對這位勇敢面對危險乘客的員警就這樣英年早逝,我們不甚感到惋惜,我們內心也發出很多的疑問「怎麼會這樣?」 媒體們也開始挖掘這位員警的「孝順」、「善良」、「勇敢」等正面又勵志的事蹟,因為他代表著我們英勇良善的象徵。我們一方面感恩著這位警員的英勇,就像我們感恩著過去當我們感覺到危險時,那些保護著我們的人們;另一方面,我們內心也時常渴望著,我們潛藏在內心那些想要被保護與照顧的需要,而英勇的員警,讓我們可以抱持著希望-仍有人是這樣願意捨身為沒有任何關係的乘客,只是因為他擁有勇氣與正義。

【失控的持刀者,代表著我們心中曾讓我們受傷的人事物】

同樣地,媒體追著追著嫌犯的家人與鄰居,想要了解嫌犯怎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但我也發現我們並不想聽見嫌犯「平常很古意(閩),不是會做出這樣事情的人」,我們比較想知道他「平時不太跟旁邊的鄰居打招呼」、「有躁鬱病史」。 對這樣不明所以的事件,我們會充滿著害怕與恐懼,尤其當我們與這個事件的距離很近,譬如像我一樣時常需要坐火車、或是也曾因為莫名原因就被攻擊,我們便會害怕同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自己的身上。 面對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的害怕,身而為人我們便會很想趕快找到「原因」,讓我們藉由明白到底怎麼會發生這樣事情的來龍去脈,讓我們重新獲得控制感,以得到內心的安心。 帶著這樣的不安,我們就很難相信這個嫌犯「不是故意的」,我們想找到他會「犯下這麼糟糕罪行」的理由,然後拼命的譴責他,然後挖掘的都是這位嫌犯的「負面消息」,或需要認定這個嫌犯「就是泯滅人性」,我們才不會在相信他是一個好人的狀況下,還需要痛心接受他也會讓人受傷甚至死亡。

【我們都是需要被關懷的】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媒體找到嫌犯的太太,太太跪倒在地,哭著說著對不起,也一方面不斷地說著「不知道他怎麼會這樣」、「不知道他為什麼要從台南北上」、「不知道……」

說實話,我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但我想,我們過去習慣關心或在乎一個人的方法,是「默默地守護」。我們不敢也不想讓對方感覺到被打擾,或讓對方感受到更多關心的壓力,讓我們與對方保持著一段距離。

可是其實,我們也很難從別人有距離的關心,感覺到關懷的溫度與靠近,我們感覺到自己是孤單一個人的奮鬥,我們無助著掙扎卻覺得沒有任何人事物站在自己這邊。

在那太太一連串不知道回答的背後,我突然發現到「主動」的關懷身邊的人,讓身邊的人懂得我對他的關心與在乎,是多麼重要的事。

即使他可能會拒絕我的關懷,但我想做的,不只是讓他知道「我可以幫助他」、「我想關心他」,而是更想讓他知道「當你感覺孤單的時候,記得我在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