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與惡」之後~讓對話,拉近我們與彼此的距離】(上)

作者: 心曦

分類: 情緒界限

發表於: 2019/04/26 19:55:56


最近引起熱烈討論的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已經在4/21播出完結篇,劇中深刻而立體的呈現了不同角色的內心世界,增加了後續話題的豐富性。片中許多關係互動,讓作為一個伴侶諮商師的我想了很多,也覺得很值得用這些例子來說明伴侶諮商的一些重要研究

對我來說,如果要問這部片想提倡的「行動」是什麼,我覺得,或許可以用『暫時放下成見,增加有品質的對話』來做為代表,因為,對話往往是讓瞭解持續增加,進而能夠真正看見每一個人都有複雜而豐富的面向,不該被簡化為一個狹窄的類別或標籤。

而最讓我回味再三的,是片中不斷地交織並陳外在社會發生的衝突,以及眾主角們家中產生的歧見和摩擦,這些大大小小的碰撞,好像也在告訴我們,好好對話這件事,不只適用於社會中的相對團體--如加害人與被害人、助人者與病患/家屬之間--同樣的也非常適合,甚至可以說是,更需要練習使用在親近的伴侶和家人關係中。

※ 對話,這麼簡單的答案?

這個看似過於簡單的答案,實行起來卻大有學問。有的人可能會像宋喬安初期一樣,動不動就說:『我和他沒什麼好談的』,因為過往和先生總是兩句話就開始互相指責,已經有太多談不出正向結果的挫敗經驗,誰會想一再白費力氣呢? 有些人則可能會像李曉明的父母一樣,面對王赦的邀請,內心擔心:我自己也不知道答案,我哪能彌補這些家庭的傷呢?他們很難想像,就算和受害者家屬聊感受、想法、遺憾,聊他們所認識的兒子,對於既成的傷害有什麼用呢?

這些擔心,都很有道理,他們點出了:帶有攻擊性的「說」,以及擔心無法提供解決方案的「聽」,可能都會阻礙有品質對話的產生。

也可能有人會想問,對話,一定會帶來解決嗎?

根據美國關係治療大師約翰.高特曼的研究,伴侶之間有個性和價值觀的差異可以說是必然的現象,因此會產生衝突,也是無法避免的。此外,伴侶間竟有高達69%的衝突是很難找到解決方法的,換句話說,如果這是一個普遍的現象,決定一對伴侶是佳偶還是怨偶,就不是衝突的頻率或激烈程度,而是雙方能否在彼此的差異上,持續展開對話,並且仍保有對彼此正向的情感。

簡言之,重點不在於解決,而在如何共處。

約翰.高特曼在他所發表的伴侶關係模型中更細膩地說明,想要成功面對關係中必然出現的差異和衝突,需要依序掌握以下三個重點:

一、運用正向情感表達來緩和衝突,並且有效調節升高的身心情緒反應

二、運用基本溝通技巧解決可解決的問題,並持續為不可解決部分對話

三、對話中,嘗試了解彼此看法背後隱藏的夢想,試著協調彼此的夢想

這一篇,我們先以喬安與昭國這對伴侶為例,來說明第一點, 下一篇,再分別以喬平與一駿、美媚與王赦作為第二、第三點的範例。

一、能夠運用正向情感表達來緩和衝突,並且可以有效調節升高的身心情緒反應

吵架的時候,最常見的困難就是兩個人在情緒高度激發的狀態下,容易抓住對方一段話中最不入耳的一句,狠狠反擊,進而又引發對方的防衛或攻擊。兩股風浪不斷撞擊、加乘,彼此回擊的速度越來越快,等到兩個人再回過神來,彼此都已不知被情緒的狂潮帶到哪裡去了。因此,在衝突中要能夠喊出暫停,讓彼此先停下傷人的話語,甚至還要能試著中性或正面解讀對方的言行,有賴伴侶雙方先適度安撫自己的受傷或生氣,進而甚至能去安撫對方的情緒。

在本劇的開始,喬安與昭國總是相「競」如「冰」,一言不合便針鋒相對。喬平曾評論他們的困境一來是兩人工作理念不同,造成長年來關係冷漠,昭國的精神外遇更讓喬安無法諒解。其後兩人又遭逢喪子意外,就好像兩個敵人這時各自都受了重傷,卻不敢也不能向對方尋求安慰。

當後來昭國嘗試調整自己的態度,多次邀請喬安一起去諮商、一起相處吃飯,喬安起初也讓他碰了幾次釘子,直到那場在天彥房間外的衝突,昭國挑戰喬安進入天彥房間,嘴上倔強的喬安終於壓不住內心的慟與愧疚、害怕,痛哭失聲。

這時候昭國的反應便從原先對喬安逃避的不滿,化為對她的不捨(因為理解而能正向解讀喬安的強辯與崩潰)。

他先放下了自己的難過以及對喬安的情緒,選擇擁她入懷(調節自己的情緒、也調節對方的情緒),等待情緒平復後,雙方進而能夠展開兩人之間久未出現的會心談話。

昭國端了飲料在喬安旁邊坐下(透過安撫生理的需要,調節心情),並專注地聆聽喬安沉痛地說出,要是自己當時也和天彥一起死了,說不定還會被想念,不會那麼被昭國與天晴討厭。 昭國真誠地表達,自己不是討厭喬安,而是害怕靠近她,同時對自己的精神外遇表示歉意。 很難得的,在這樣的對話氣氛下,喬安也首度放下盔甲與好強,承認關係變成這樣,自己也有責任。

這一段很能夠幫助我們理解,對話的開始,可能不是安排好的,可能過程也是不順利的,可能越談越生氣,很想轉頭就走。但是如果能夠試著不斷安撫自己、安撫對方,試著讓對話往有建設性、真實的方向前進,對關係一定會帶來幫助。

有些「冰凍三尺」的關係,可能真的很難不帶成見的與對方好好談話。這個時候,也不要太快放棄,別忘了可以尋求外援,這外援不是來評理、仲裁,而是協助雙方,繼續良好的對話。

相較於社工師與精神科醫師角色的活靈活現,我雖然私心覺得諮商心理師的戲份好少,但是無論是片中始終無法真正與喬安昭國談完一次會談的伴侶諮商師,或是後來修復式正義會談中的諮商師,角色的功能恰恰都是協助安撫雙方情緒、促進建設性對話的展開。

畢竟一個好的對話,需要有以下的先決條件: 想要怪罪、攻擊的拳頭和情緒可以先放下來,勇敢地往內看一看自己脆弱的心,真正在難過些、失落些什麼。

由罪咎感、羞恥感幻化成的隱形斗篷願意掀開一角,勇敢地探出頭聽一聽對方的傷痛與憤怒,即便自己並不是那個故意造成對方傷害的人。

留下來繼續對話,關係就有機會改變。

下一篇,我們繼續來看,面對無法解決的衝突,雙方又該如何對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