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曦聊心事─如果能重來,就好了】

作者: 心曦

分類: 心曦聊心室

發表於: 2019/04/12 18:26:45


陳先生:

2年前認識一位朋友,我們一開始相處很愉快,我也漸漸的喜歡上對方,但是當時對方有男友所以我對她的感情也就停在那裡。

離開工作後的隔一年其他朋友告知我說她目前單身,於是我也鼓起了勇氣跟她告白,但是被拒絕了。

我情緒沒有控制得很好而對她發脾氣,內容是她分手竟然還要我透過別人才知道,感覺她沒有把我當朋友。現在想起來也覺得我自己很莫名其妙,事後當面去道歉,雖然她說她不在意了,但是傷害已造成,目前我算是已經失去這位朋友。

但是因為前公司的同事會邀大家一起出去玩,當然她也有去,只是現在我們會避開對方。這讓我很心痛,因為我很懷念當初我們的友誼,而且很討厭被討厭的感覺。甚至會開始失眠、情緒低迷、無助、也很自責當初的行為。

雖然事隔已久,但是只要一想起這件事,整個心情就又跌到谷底。

想請問心理師,有什麼建議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陳先生,你好。

讀著你的文字,我想這一定是一段很深刻的經驗,雖然看起來很痛,但當時一定也很快樂,很投入在你們的友誼之中。

兩、三年過去,可能我們還是得要承認一個事實是這段關係已經在當時結束了,我們帶著一份遺憾和後悔度過了這兩、三年。現在,我想我能為你做的,是從你提供的,有限的資料中,協助你釐清這段日以來,自己到底怎麼了?接下來又能怎麼辦?

首先,我想先和你聊聊,當時那份情緒所帶來的訊息。

情緒並不會莫名其妙的自己出現,通常,情緒的出現都是有原因的。

看起來你當時是很憤怒的。這一份憤怒並不單純,它的強度顯然超過了當時事件的嚴重性,你才會用莫名其妙來形容。

從你的故事來看,這份憤怒包覆著「原來我們沒有想像中親密」的失落以及「不被對方當一回事」的痛。憤怒恰巧是你乘載這些感受的情緒,當這些失落和痛越強烈,你的憤怒就會越強烈。我想這些感受應該已經沉積在你心裡好久好久了。被拒絕的事件,只是讓這些痛苦潰堤的最後一根稻草,也因此你失控了。

事後的當面道歉可能是為了當時的失控表達歉意,但我想更多的是為了挽回關係所做的努力,在這裡有一份「害怕關係斷裂」的恐懼,而這部分可能與分離、排擠和被拋棄的經驗有關。

有時候,被拋下的痛,不是因為對方離開了我,是因為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而讓對方離去。

尤其,看著你不斷的自責,我想在你過去的生命中,求學期間,甚至在更小的時候,應該也有曾經出現過類似的情境或畫面,讓你感到痛苦,也讓你覺得無力挽回。

到目前為止,我希望你明白的,除了情緒傳遞的訊息之外,還有這一段記憶的價值。

記憶是一種提醒,提醒著需求可以怎麼被滿足,也提醒著怎麼樣不要落入匱乏的境地。

這段記憶讓你記憶猶新,一部分是你的確在這段記憶當中感到快樂,它提醒著你,你的快樂和「與人有一定深度的連結」有關。另一部分也是提醒著你,這份快樂對你而言很重要,別再把它弄丟了。

我猜.這麼久的時間想起這件事還是覺得低落到谷底,除了不斷在心裡反覆重演當時的情景之外,你的自責,應該也不斷讓你想著各種不同版本的「如果當時做了、或沒做什麼,會不會有不同結果?」

也許,這個時候,我們要問自己的問題是:

「到底要怎麼樣,我才能夠原諒我自己?」

「還要懲罰自己多久,才覺得夠了,可以了?」

「我願不願意藉著這個機會,與我的恐懼接觸?覺察,並面對這份人生的功課?」

最後,像你說的,事隔已久了,也許不斷的自責與受苦是下意識覺得自己直到現在都仍要為這個失落負起責任,但我想,真正的負責,是去理解與幫助自己找到糾結的所在,慢慢幫助自己找回那一份快樂,才是對你的後半輩子,最重要的負責。

如果有需要,仍然建議尋求專業資源的協助,畢竟有些糾結在梳理時不那麼容易。

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