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愛上的不過是你的美好的想像】

作者: 楊雅筑

分類: 情感關係

發表於: 2019/04/22 19:54:38


你愛他,愛得像飛蛾撲火,

卻不知你撲上的不只是火、更是你的青春、你的愛、你對人生的想望。

你以爲自己愛的是他,卻不知,一幕幕都是你的想像。

他身上關於你對於完美的想像,使你不自覺地墜入

你愛他孝順、愛他愛家、愛他照顧人,你以為有一天,你會成為那幅畫中的一份子,卻不知,你只是在為自己鉤織一幅不存在的如幻夢鄉。

你以為那孝順、那愛家、那照顧人,未來會成為「你們的家」,但那家,從來都不是你的,從來都是他、和他的家,你,只是突然闖入的外來者。

你好像賣火柴的小女孩,你總是望著漫漫長夜裏的點點燈火,你好想知道,關於家該是什麼樣的?

你經過一扇扇窗、一道道門,你聽見的、看見的,都是你對家的美好想像。

你渴望擁有的,不多,只希望能抓住那麼一點,有人在你身旁、有人在家等你,回家,的那點溫暖。

小時候,你常常跑去別人家玩,你以為自己只是貪玩。

但一談起來,發現你談的都是別人家的爸爸怎樣幽默、媽媽怎樣溫柔,餐桌上剛起鍋熱燙的飯菜,彷彿空氣都暖烘烘的凝結在那一刻。

你像是偷燈火的賊,你用眼睛記錄著這一切,像搜集螢火蟲一樣把他們帶回家,在黑夜中,你獨自抱著那樣的溫熱入睡。

那年你才六歲,你小小的身軀,已經開始一個人上學、一個人回家、自己吃飯、自己寫作業、自己洗澡、然後睡覺的生活,你不知道什麼是家。

家裡總是空空蕩蕩,你小小的靈魂,也像是晃悠晃悠一樣,在街上飄蕩,不經意的,你常常坐在校門口、補習班門口、餐飲店的窗邊,望著、羨慕著別人家爸媽來接他們回家的臉龐,那麼奢侈、那麼燦爛,即使是吵架了那麼喧嚷,總是比起家中尖銳的靜謐來的容易入耳。

如果只是靜謐尖銳或許還好,有時,你更怕他們回來,帶回來的不只是他們的身體,更是他們的情緒、你的痛楚,有時候你只想窩在他們身邊,望著他們就足夠讓你暖心了,卻總是受他們的烏煙瘴氣波及,一不小心,你可能還會掃到颱風尾,彷彿你是害得他們如此辛苦、不能離婚的罪魁,你乾脆把自己躲好、收好,乖乖的,免得再度成為明明你也無從決定自己出生與否的——他們人生痛苦的禍首。

你好恨自己為什麼出生在這裡。

他們眼中的憤怒、熱辣的手心、口中如刺的言語,你懷疑自己的出世是不是一場災難,而你身體的刺痛、撕裂感不斷都在提醒著自己,絕對是的,你也好討厭自己的存在、你竟無從選擇。

還好,你還有時間做你的禮物,他把你拉拔長大,讓你隨之而來得到更多逃離、喘息的藉口,你開始補習、開始考試、開始工讀,開始彌留在一段又一段的戀愛裡,彷彿有個人在身旁,就能把你從泥沼裡拽出來,殊不知,只是讓彼此滿身污泥,然後,你們在泥裡互相取暖、也互相成為彼此的傷害,因為你們都不知道,誰才是誰、誰又能照顧誰、做誰的家。

原來你從來找的都不是伴侶,而是,家。

炙熱如火一樣的,把你捲入。

你那麼想逃離的地方,竟然也是,那麼嚮往的方向。

你以為在愛情中轉呀轉的,總會轉往一個他方,是屬於你的遠方,是屬於你的家鄉。

卻不知,他的孝順、他的愛家、他的照顧,從來都不是你的,而是他的家。

而當他這麼愛家,也正代表著他與他家的密不可分,一個共生的連體巨嬰,怎麼容得下一個外來者的位份?

但至少,你看見了,你愛的,從來不是他,而是,你對家的想像。

而你,可以為自己,找一個家、或成為一個家。

燈火闌珊處,你的暮然回首,卻只見自己,一眼秋波,彷彿要望穿蒼蒼年華,那個漫漫時光中等待的自己。

小小的你,等著,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回家?回來,陪你?

蛾啊、兒啊,

人生漫漫,如果有一個家,那可能得是自己。

哀悼著有些人沒有做父母的本事,哀悼著過往那個小小身軀裡盛滿的痛楚,迎接一個獨立入世的成人如你。

你,可以成為自己的父母,重新把自己愛回來。

如果連自己都不要自己了,那誰來照顧你呢?

記得,你手邊還有那麼多火柴呢,他們不只能點燃柴火、溫暖你,更能為你燃燒不同的人生想望,成為你生命中溫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