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讓你好厭世?你也職業倦怠了嗎?】

作者: 楊雅筑

分類: 工作職場

發表於: 2018/11/14 18:23:04


即將面臨歲末年終之際,你是不是也正在思考,這是不是你想要的人生?

光是工作,在你一天的生活中就幾乎佔掉了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而這份工作,到底是不是你想要的?

職業倦怠的惡性循環:理想-衝突-挫折

Potter(1985)認為職業倦怠來自於理想破滅導致衝突與挫折的過程,而這個過程會隨著自責與內疚情緒不斷反覆循環,這些持續衍生的沮喪、挫折感、罪惡感、緊張、焦慮等等,使人更加挫折與無力,以至於越來越無法應付自我理想與現實的衝突,越發影響其人際關係、身體與心理狀態,造成情緒與心智的耗竭,最終影其工作表現與健康,形成不斷加劇的惡性循環。

職業倦怠三警訊:情緒耗竭、去人格化、低成就感

Maslach、Schaufeli與Leiter(2001)指出許多有嚴重職業倦怠的人,常顯現出三種心理徵狀:情緒耗竭、去人格化、低成就感,但容易因長期處於不利工作環境與情緒狀態中而不自知。

情緒耗竭包含身體與心理的耗竭,例如:體力衰退、身體感到疲憊不堪,可能會引發:過度緊張、疲憊、焦慮、失去對他人的信任、失去樂趣等情緒,以至於無法對工作或生活中的人事物產生適當的情緒回應。去人格化則易反映在工作甚至是家庭生活中的疏離、逃避或缺乏熱情,喪失原有的熱忱與人性情感反應。而成就感消失,即在工作中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無力、無助、無望感的長期積累,是職業倦怠發展過程中,經歷不斷耗損而產生的必經過程。

常見於員工長期處於對其身心不利之工作場域中,累積的情緒與人際壓力、期望與現實不一致交互影響的惡性循環,所衍生的倦怠及失功能因應方式。

職業倦怠並非一夕發生,而是一個長期發展的過程,並且易發生於高要求及低資源的工作環境,使得同仁在高壓的環境中,卻苦無資源可因應,如困獸一般奮力掙扎。

有些人為了舒緩這些壓力,服用藥物及飲酒,期待能藉助外力舒緩情緒壓力。然而,藥物及酒精並不能改善心理壓力,反而容易引發更多暴力、自傷傷人等行為產生(翁萃芳,2002)。

有時候,情緒與身體健康表現是一種訊號,不代表我們太過脆弱或是無能,而是一種提醒,幫助我們看見有些情況需要調整,就像身體出了毛病我們會去看醫生、做復健,藉由生活型態或思維習慣的調整,讓我們的身體慢慢回到軌道。工作、生活與心情也是如此,重新看見自己的需要,這就是幫助我們重拾理想生活的開始。

因應職業倦怠行動方案:

世界著名的醫療機構之一美國馬約醫學教育研究基金會(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2015)針對成人職業倦怠提出了幾個行動方案:

處理導致職業倦怠的壓力源:一旦你發覺自己有職業倦怠的情況,你可以依據你的情況,看看是哪些因素在消耗你的身心健康,為其訂定一個應變計畫。

選項評估:與你的上司討論核心的影響因素。或許你們可以共同討論出適合的期待或是達成協議和可能的解決方案。看看能否協調工作任務分配或是遠端工作、彈性調整工時?這樣的調整能否建立職場人際關係?有哪些可能的選項有助於教育或專業發展?

態度調適:若你在工作中開始變得憤世忌俗,或許可以重新考量一下你未來前景。重新找到工作中讓你感到愉快的部分,回溯當初吸引你求職的初衷與理想。發掘、肯定同事在工作中做得好的地方、有價值的貢獻等。記得即使在一整天忙碌的工作中,也要讓自己休息片刻。在下班時間,也要花點時間做你喜歡的事情而非工作。

找到你的興趣、技能和熱情:誠實的面對自己,這能幫助你決定到底你是否應該考慮換工作,例如:找另一個各方面條件較適合你的工作,或是一個較符合你的志趣或核心價值的工作。

適度運動:規律的體能運動可以幫助你更妥善的因應壓力。同時也能幫助你從工作模式中切換出來,轉移注意力至其他事情上,幫助自己確實達到休息的目的。

適度睡眠:睡眠能修復心理健康福祉、提升幸福感,並有助於維持身體健康。每晚至少需要7-8小時的睡眠。

如果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你想怎麼做?

很多時候,我們迫於某些生存焦慮,使得我們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即使已經被工作消耗殆盡,我們仍然在這份工作崗位上撐著。

但是,如果沒有害怕、沒有焦慮、沒有擔心,如果這些都不存在了,你會怎麼做?你想怎麼做?

有些時候,我們因為害怕、擔心、焦慮而只能看到有限的選擇,我們被自己的恐懼深深攫住,但是,我們看不見不代表別的選項不存在。

這麼長久以來,這些你都撐過來了,你是有力量的!只是你太疲憊,而沒有力氣回過頭來,看看自己一路以來的努力與成長。

勇敢不代表無所畏懼,而是知道我的恐懼為何,願意去正視他、面對他、處理它。

當我們願意開始行動,最難的部分往往已經過去!

新的一年,即將開始,這是你的人生、你的新的一年,你想怎麼開始?

參考文獻:

Maslach,C., Schaufeli, W.B., and Leiter, M.P,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V.52, 2001,pp.397-422.

Potter,B.A. (1985). “Beating Job Burnout: How to Transform Work Pressure intoProductivity”, Berkeley: Robin.

Mayo Foundation for Medical Education andResearch(2015). Job burnout: How to spot it and take action. retrieved January 17, 2017,from https://www.mayoclinic.org/healthy-lifestyle/adult-health/in-depth/burnout/art-20046642

翁萃芳(2002),「台灣地區警察人員社會支持與工作壓力對其飲酒行為之影響」, 中央警察大學警學叢刊,第 33 卷,第一期,頁 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