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的小星星(下)~用愛改變生命】

作者: 林世媛

分類: 觀影心得

發表於: 2018/09/03 10:00:11


(圖片來源-《心中的小星星》劇照)

上一篇文章中,我們透過阿德勒學派的理論架構來理解這樣一個在主流文化價值中顯得弱勢的孩子。這次,我們則要花點時間來看看他的老師尼康如何能夠具有與周圍大人不同的眼光,並成功幫助伊翔突破困境。

在我看來,尼康老師和伊翔的關係轉變可以用來作為說明兒童輔導歷程的好例子,有時家長或老師們會好奇,輔導到底在做什麼?孩子怎麼那麼久還沒有「變好」?其實這真的是一個不容易的過程,也需要周圍大人們的彼此搭配以及耐心等候。

以下先分析尼康本身的「生活形態」(這在阿德勒的觀點中,是那個深深影響著一個人如何處事為人的內在羅盤),再進一步描述他與伊翔的互動如何呼應著阿德勒學派的輔導歷程。

1.輔導者本身的生活型態

從尼康這個老師在電影裡第一次出場的載歌載舞以及他所唱著的歌詞,不難看出尼康的生活形態與個人信念:創新思考、跳脫框架、不畏權威…等。另外,以下幾個片段也凸顯出全劇的核心信念:尼康老師以手指的比喻,向伊翔的父母說明每個孩子天分不同,強行拉得一樣長會把手指拉斷。他更向同事生氣的抱怨:「父母為什麼要孩子背負自己的野心?那麼愛競爭,乾脆養賽馬不要養孩子!」這些都在說明:每個孩子都是獨特的,有不同的天賦和需要,有待老師和家長們細心瞭解,透過鼓勵和引導,幫助他們在社會上立足。這樣的看法,正好與阿德勒學派的願景不謀而合。

此外,阿德勒強調健康的孩子需要發展出具有「社會興趣」的生活形態,它是一種讓孩子能與周遭世界產生正向連結、能關懷別人並與人合作的心理素質。一個像伊翔這樣失去安全感與歸屬感的孩子,很可能長大變得孤僻而畏縮,或是憤世嫉俗並具有潛在攻擊性(曾端真,2002)。

有意思的是,與伊翔有類似成長經驗的尼康,如今卻成為一位充滿夢想與愛心的老師,並在日常生活中持續展現出他的社會興趣,例如:他購買食物給路邊幫傭的孩子吃、幫助有特殊需要的家庭、舉辦繪畫比賽邀請全校一起體驗…等。尼康的生命彷彿也提供一個對照,隱約告訴我們,將來那個有社會興趣的伊翔,可能是這樣的一個「好的大人」。

2.治療介入的步驟

一位阿德勒學派的學者 Ansbacher 在〈The Individual Psychology of Alfred Adlers〉的第13章〈Understanding and Treating the Patient〉提到阿德勒學派的治療過程可用下面三個主要部分來說明:

(1) 生活形態分析:透過同理心、直覺以及猜測,先形成一般性的理解,再慢慢小心驗證,進入較個人化的推論。

在電影中,遇到尼康時的伊翔已經不願意與老師有所互動,於是尼康先從同學那邊了解伊翔的狀況,知道他學期中才轉來、在各方面都表現落後,心裡先有大致的理解。

尼康再進一步透過日常觀察(遇到伊翔被罰跪在教室外面,眼神與行為畏縮害怕)、翻閱他的作業(以抓住他對學業的掌握程度與錯誤模式),甚至千里迢迢到伊翔的家中拜訪,希望可以了解他學期中被送來寄宿學校的原因,並試著了解孩子成長的系統運作。

此行最讓尼康驚訝的,就是看到伊翔以前的創作!那些充滿想像力與奔放色彩的壁畫和彩繪,還有那本令人鼻酸的翻頁書,讓尼康久久不能自己,也找到幫助伊翔的切入點。蒐集資訊至此,尼康已經明確的抓住伊翔獨特而個人化的處境、天賦與心理狀況。

(2) 幫助個案產生洞察:諮商師小心地向個案解釋他所看見的生活形態與虛構目的,引導他們也對自己產生洞察,進而知道自己的老方法可能帶來了哪些代價。

在兒童諮商中,這個步驟需要視孩子的年紀與理解程度稍作調整。在互動與言談中使孩子知道:「我明白你」,仍然是不可或缺的,但相較於成人諮商,往往不是向孩子說道理使其明白需要用新的方式,而是幫助孩子周邊的系統(父母及主要照顧者、學校老師與同學)產生改變,通常孩子也會有顯著的改變。

深諳這個道理的尼康,在課堂上先對伊翔展示了他留在家裡的翻頁書,然後對全班同學說了許多發明家、藝術家、小說家與歌星小時候讀寫困難的故事。伊翔此時那種被看穿的驚恐,顯示尼康成功以溫和的方式,直指伊翔之前緊抓的私人邏輯: 「不管用什麼方式,我不能被看穿我的無能與無助...」。

當同學們離開教室時,尼康叫住伊翔,跟他說還有一個人他沒有說到,伊翔一定更緊張了,沒想到老師竟然說:「我自己小時候也是這樣。」我相信伊翔此時的心中必定充滿震撼,同時也深深感覺到自己不再那麼孤單!

再來,尼康試著和伊翔的父母溝通自己對教育的信念,幫助他們明白伊翔的主觀感覺,以及他小小心靈中形成的解釋(虛構目的與私人邏輯)。尼康也溫和的挑戰了伊翔父親的驕傲,讓他知道父母的關心,應該是適時抱抱孩子,讓孩子知道: 「我愛你,當你需要的時候可以來找我,不用害怕!」。

阿德勒學派強調對孩子應多給予鼓勵。鼓勵不同於讚美,前者是回應孩子的努力,後者是回應成就;努力是每一個孩子都可以做的,但成就卻有高低之分,若只有高成就能得到肯定,則多數孩子永遠無法得到肯定(曾端真,2008)。

尼康希望伊翔的爸媽能夠明白這一點,才能欣賞自家兩個很不一樣的孩子,幫助他們看見自己的努力,明白雖然兩人的成就不盡相同,但是都值得肯定,使他們生出勇氣與信心,各自發揮潛能,找到自己的價值。

最後,由於伊翔離家住在寄宿學校,與他最密切相關的自然是學校教職人員了。尼康能夠跳脫框架思考的特質在此嶄露無遺,他採取了積極做法,直接找校長談,請校長要求老師們先准伊翔不用參加筆試,改用口試的方式來評量學習成果。

另外,他也自己擔任伊翔的課輔老師,每天運用觸覺、色彩等各種媒材,幫助他連結字形與字音,強化自己的讀寫能力。除了加強伊翔的弱勢部分,尼康還積極地啟發伊翔的優勢:他的美感與想像力。他們兩人一起欣賞古今中外畫家的作品,暢談彼此的想法。那些時光,對伊翔而言,不但成了他們兩人的親密連結,我相信這也是他第一次體驗到有人真心欣賞他、看到他潛藏的才能,並且不計時間心力的陪伴他!

(3) 重新定向: 找出個案心中的社會興趣,協助他重新接觸之、強化之,使個案透過在治療關係中的合作經驗,將這樣的體驗也擴展到其他生活面向。

如同上段所述,兒童諮商中的重新定向比較仰賴成人的改變,成人必須能營造一個足以讓孩子獲得價值感的環境(不論是在家庭或是教室),才能幫助孩子修正行為目標與行為方式。(曾端真,2002)

尼康輔導伊翔一陣子之後,他在學期尾聲時舉辦了一個繪畫比賽邀請全校師生參加。比賽當天,伊翔凌晨就起來梳洗,獨自走到河邊看朝陽升起,耽擱了好一會,才來到比賽現場。我想那時的他,已經重新找到了自己,也能夠用新的眼光看待自己在家人堅持下來到寄宿學校這件事情。當他拿出哥哥送給他,之前一直沒有拆封的嶄新水彩組時,他已經準備好,拆開自己生命中的天賦(unfold his gift),盡情揮灑心中的色彩。沉寂了好一陣子的畫筆,在這天畫出細膩的觀察與豐富的生命力,比起以前在家中的畫作,少了幾分超現實,卻多了幾分深刻!

當司儀宣布伊翔贏過老師尼康獲得第一名的時候,他有些畏懼,低著頭遲疑著不敢上台領獎。在尼康微笑示意下,他才讓老師摟著,慢慢地上台。接過評審手中的獎項,聽到全場如雷的掌聲,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激動,衝向尼康,在他懷裡盡情大哭。我相信,伊翔這時已經調整了自己原本的私人邏輯,明白自己不再需要偽裝自己,仍然可以獲得愛和欣賞。而在關係中的這些正向經驗,也會幫助他重新建立做自己的勇氣,以及對大人、對世界的信任!

這真的是我心目中最愛的電影之一,也常在我對現實感到困頓時,重新注入熱力。誠摯推薦給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