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曦聊心室─維尼】

作者: 林世媛

分類: 心曦聊心室

發表於: 07/14/2018 12:08:45


對父母要尊重有禮,這個是每個人都知道。可是我不知道為甚麼一直控制不了我的情緒….

我在家裏是獨生女,兒時父母會盡量滿足我在物質上的需求,不過可能長大了就不想只要物質上的滿足,而是想要父母的關心還有支持。

小時候,我做錯了或是對母親沒禮貌,她就馬上拿東西來打我,那時候就好討厭媽媽,而爸爸那時候會幫我勸媽媽,叫她不要再用打的方式來教我。

然後到了中學的時候,媽媽再次動手,那次我真的忍不住,就回學校跟社工師說了,社工師問我到底要不要報警,我那時候想,如果我決定報警,那麼我跟媽媽會分開,所以我那時決定放棄報警。

長大之後,我現在也讀社工師的課程,我跟自己說嘗試願諒媽媽,畢竟事件已經發生了,可是我還是跟媽媽的關係修補不了….找過了輔導,可是他們跟我說要邀請媽媽來見才可以解決問題,不過我還是沒有勇氣。

源自 心曦聊心室 表單:https://ppt.cc/fYSe3x

--

維尼,你好:

從你的字裡行間,可以感受到成長過程中頻繁的體罰所帶來的傷害和隔閡,也讀到儘管如此,你內心還是很期待和爸媽好好想處、甚至能彼此和好、修補關係。

這,真的是好多小孩和爸媽關係的寫照─對於爸媽不當的管教方式感到受傷,覺得被誤解、不被尊重,甚至生出「好討厭爸媽!」的心情,但儘管如此,內心深處還是無法輕易選擇和爸媽分開,也很難割捨這份關係,完全地不在乎爸媽。我想,這正是最讓人心疼的部分!

從你的陳述中,我看到,你能夠很清楚道出自己對關係的期待;你也願意負起責任,知道讀中學時,你做了你所能做的最好決定,儘管這意味著,可能得繼續和不容易相處的媽媽同在一個屋簷下;最重要的是,你也很願意面對自己的掙扎,儘管要邀請媽媽一起會談真的好困難,但你仍然踏出了求助的步伐。

你提到輔導說,要邀請媽媽一起來才能「解決問題」。我猜,你的「解決問題」指的是能夠真正在心裡原諒媽媽,並在實際的互動上,變得更自然、更輕鬆,而不是像現在,兩人關係中彷彿隔著一汪暴漲的溪流,當中充斥著苦楚和憤恨,不時讓你說出不想說的話。

這樣的話,我想,其實個別諮商或家族會談,都可以產生幫助。

且讓我試著分別就兩種方式的哲學觀以及可能的效果說明如下。

1. 個別諮商

個別諮商,基本上相信,每個人都是自己的主人,我們的所思所想所感,是我們主觀建構的世界。我們無法改變別人,但我們可以透過整理自己來更認識真實的自己,進而能夠較有彈性地做出更符合自己真正利益的選擇。

在個人受到傷害時,個別諮商也能幫助我們某種程度的療癒自己,在為自己充電療傷後,重新出發。

如果短期內你還沒有辦法邀請媽媽一起談話,或許嘗試個別諮商,能夠幫忙你達到以下的目標:

-宣洩情緒、療癒傷口:

好好梳理從小到大內心的傷痛和遺憾,讓那個受傷的孩子有機會說說感受、宣洩情緒、療癒傷口。

-重新理解自己和父母:

透過回憶的述說與再觀看,對於當時的自己和爸媽,有更全面的理解。也許你會發現,他們真的不完美、真的不夠好。但他們也是第一次當父母,他們盡力了。

-調整僵化的模式:

發現成長過程的影響或許在你身上帶來了習慣的反應方式,在諮商中有機會加以覺察、重新思考下次遇到類似情境,是否要做出和本能不同的決定。

-發現意義、看到優勢

發現成長過程中的遺憾或許也在你的身上也留下了一些美好的能力或熱情,成就了今天的你。

我相信,當你在個別諮商中,試著先好好照顧自己,把自己愛回來,甚至可能對爸媽開始有些不同的理解,這些都可能在你和爸媽的關係中帶出一些小改變,假以時日可能慢慢的,你們的關係也會漸漸修復。

2. 家族會談

家族會談,基本上相信,關係是互動出來的,一個群體中沒有人是個別存在的,每個人都會因為與其他人的互動而產生相應的變化。也因此,當家庭中有一個「問題」出現,不太能說有個人該為此負責,而應該是所有成員一起討論彼此如何共構了這個困境,如果想要改變的話,彼此可以做出什麼調整。

如果你有機會真的邀請媽媽、甚至爸爸一起進入家族會談,那也非常棒!儘管這難度的確比較高,因為也牽涉到爸媽的談話意願和面對過往的準備程度,但是我想,一起談話,可以讓你們:

-有機會在彼此面前敞開:

爸媽有機會聽到你真正的心聲與感受,他們也有機會即時的做一些澄清或回應,而這有助於你們彼此更深的認識真實的彼此,而非停留在猜測層次。

-打破舊互動、嘗試新方法:

藉著諮商師的協助,有機會打破以往比較固定的互動模式,例如僵固的疏離感、誰跟誰總是一言不合互相嗆聲難以對話、誰總是悶在心裡甚麼也不說...等,諮商師會像一個邀請者、翻譯者,引導家族成員們在比較合適的時間點、用比較合適的方式表達真正的心聲,而不是用表面的話語或反應(例如憤怒、看似不尊重的態度)誤導了別人。

-眾人協力、其利斷金:

家族會談因為相信的是系統觀,所以能夠以更寬廣的角度來看事情。例如你小時候,媽媽的情緒狀態與頻繁體罰可能來自他在婚姻中的孤獨感以及在管教上的無力感,爸爸可能認為他一向不同意媽媽的做法,但媽媽就是不聽他的,卻沒有機會發現或許自己做一些調整,事情就會有不同的發展。再次強調,這並不是要來追究誰才是罪魁禍首,而是基於對連鎖反應的認識,找到如今每一個成員想要看到的家庭關係,以及每一個人能夠貢獻的小改變。

無論是哪一種方式,我想都有機會幫助你從現在的困境中鬆動一些。

額外再多說一點,你提到自己也開始讀社工的課程,不知道未來是否也想從事社工工作呢?

我相信,你的成長經驗,已經讓你對受苦的孩子們感同身受,對他們抱有堅定的使命感;而當你之後有機會在自己和家人的關係上有所突破時,你將能在這樣的使命感上,再加上一種客觀全面的視角,來理解和評估有需要的家庭,和當中那些受困的大人。

面對家人雖不容易,但絕對會是一個很值得的投資!為自己,也為將來的服務對象。

深深祝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