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曦聊心室 ─小蘋果】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心曦聊心室

發表於: 07/05/2018 11:34:30


--

諮商師您好,我有進行付費的諮商,每次大約 50分鐘,我也很喜歡我的諮商師,所以總是分享許多,但因為諮商是很特別的關係,如果我也想知道有關諮商師那邊的故事,是可以請她說的嗎,擔心他會不會不願意透漏,因為覺得好像要跟一個人說很多,但對對方卻不了解,很不習慣呢

源自:心曦聊心室表單

--

小蘋果您好,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我相信您也問出了很多在心理諮商的人,心中很真實的疑問。

首先來點制式回答好了。

諮商室內所建立的關係,不同於一般的人際關係,我們稱之為「諮商關係」。

我們常說,諮商他看起來像是「聊天」,但他與一般聊天並不盡相同,主要有有兩點。

第一、諮商是有目的的聊天,目的是讓你有品質更高的生活。

第二、諮商是以來談者為主體,而諮商師在過程中所說的話,也必須是以來談者的最佳利益為考量。

因此,諮商跟一般聊天中,「雙方都會」分享很多個人、私密的朋友關係,是很不一樣的,所以的確會發生您說的,自己說得非常多,但諮商師卻好像不太說出自己的故事。

但是,以上只是制式回答,我猜測這個「我想要知道諮商師的故事」的背後,還有其他意義存在。

一、我想跟我的諮商師當「朋友」

比如說,背後可能有個意義是:「比起『諮商關係』,我更想要跟我的諮商師當朋友。」

我相信一定是這位諮商師讓你有一種很信任的感覺,所以讓你會想多接近他一點,減少跟諮商師之間的句呢,甚至是把諮商師當成自己的朋友。

但在這邊我還是必須很殘酷地說,諮商師並不是你的朋友。

或者換個說法:「假如當諮商師,真正離開諮商師的位置,真的變成了你的朋友了。那你也將會『失去』你的諮商師。」

如同前面所說的,諮商師某種程度上,他是一種很特殊的關係,是把來訪者看做是最重要的。而在這種特殊的關係裡頭,我們有機會去體驗到,一種「接近」全然地被照顧、全然地依賴、全然地被無條件接納的感覺。在這種被看得很重要的關係中,我們可以得到一些很重要的體驗,讓我們相信,我是值得被愛的。

而這是在「朋友關係裡頭」,很少有機會真正去體會到的。

朋友可能會在關係不合的時候,轉身離開,但諮商師會更願意留在這段關係裡頭,一起看看,在彼此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二、這樣我很難「信任」諮商師?

在這個說法的背後,可能有一個想法是:「我必須要理解一個人,我才能夠相信一個人」。

但是更多時候,在我的經驗裡頭,其實「信任」也可以奠基在「我覺得有一個人,非常、非常了解」之上,即便對方並不告訴我關於他自己的事情。

此外,諮商師「不說太多」,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是,有時我們會在「諮商師身上,看到一些過去重要他人的影子,甚至在這段諮商關係中,重現一些跟重要他人的感覺或關係」,而這些都是非常重要,在晤談中去認識自己的方式。而暴露「過多」諮商師的個人資訊,可能也會破壞這種體驗。

舉例來說,在那個一直都「不說話」的諮商師身上,可能會體驗到許多不同的感受。

一如覺得「不平衡」,好像自己是「一直說」的人,但諮商師卻「很神祕」,好像很有距離感,而這種距離感往往是跟沈默寡言的父親很像;又或者是自己一直講自己的事情「暴露弱點」,諮商師則一直在一個安全的地方,甚至高高在上,那可能會讓我想起,總是在批評我的母親。

因此若對於諮商師的「不說話」有很多感覺,尤其是負面的感覺,不要排斥他,而是可以跟諮商師分享,去談談這種感覺帶來的體會。

三、被「觀看」與「重視」的不安

或許背後也有一個焦慮是:「當我要談論自己的事情時,我是不安的」,因此有時把重心放在諮商師身上,也可以減少一些談論自己事情的焦慮。

當然,這或許並不是有意識而為,但或許也可以觀看自己在晤談的過程中,自己內在是否也有一些不安、焦慮的感覺,而這些不安與焦慮又是從何而來。

或許會發現,當自己被觀看、被好好重視的這種感覺。雖然很好,但卻不熟悉。

四、在諮商關係中,做你想做的嘗試

當然,若回到小蘋果您一開始的問題,是不是「可以」問諮商師這些問題,我建議也可以不用太擔心,自己是否有權力可以問諮商師這個問題。我倒建議,如果您信任您的諮商師,可以直接告訴您的諮商師,您對他的喜歡,或者想詢問他的問題。

首先,您對諮商師的「喜歡」,是一件非常珍貴的事情,或許也可以看看這個「喜歡」,在你們關係中的意義是什麼。

再者,您絕對有權力去詢問,您想詢問諮商師的問題。

但諮商師也有權力「選擇不回答」。

但我認為,能問出這些問題,仍舊是一件很勇敢的事情。

最後我想說的是,不同的學派的諮商師,也在自己的「透明度」上有不同的選擇,有的諮商師非常願意分享自己的私生活,有的則更像是「空白螢幕」,但無論哪一種取向,我們願意先去相信,這都立基於諮商師對你的一分關懷之上。

因此,盡可能地去跟諮商師談論您在晤談中的體會,都是非常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