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你聽見我了嗎?】

作者: 邱淳孝

分類: 心曦聊心室

發表於: 04/10/2018 19:17:55


前兩天我被爸爸趕出家門,原因是我告訴他4月底要去國外打工,這個議題我已經跟他談了3個月,但他不但否定我想做這件事的意義(培養獨立性、體驗人生),還反過來罵我自私、不顧慮家人心情,我一直努力想傳達我的想法並安撫他的擔憂,只是總會被他扭曲。在最近一次談話中因為一言不和,他盛怒之下重重打了我好幾巴掌還把我壓制在地上,甚至勸架的媽媽也受波及受傷,當下我就被趕出家門,後來幸運受到朋友的庇護,現在有安全的住所,但事隔一天,媽媽和姊姊卻傳訊息說我爸好像後悔了,希望我回家,而且媽媽在電話裡總是哭著問我可不可以原諒我爸然後回家,對於這樣的要求我有很大的嫌惡,但聽到她哭泣的聲音又讓我愧疚,好像自己是這個家裡的壞人...

源自:心曦聊心室表單

--

小米:

我想你一定很挫折,因為你很認真地想要跟爸爸溝通,想讓他理解與認同你出去的理由,沒想到激起爸爸那麼大的反應,而且還被打了,心裡面一定很害怕跟受傷。

而且心裡面更矛盾的是,明明自己當初是受傷的那一個人,感覺很委屈,但是現在卻變成是「害」媽媽哭,甚至變成好像不原諒爸爸,錯反而在自己身上、是壞人,但自己心中又有太多感覺過不去,所以很痛苦。

***

面對這樣的狀況,有給幾點建議跟分析:

一、 試著維護自己的安全

聽起來爸爸有時衝動起來,甚至會用肢體暴力的方式,因此如果你還有要回去找爸爸,必須確保自己的人身安全。

第一, 是在有家人陪同的情況之下碰面。

第二, 也注意自己跟爸爸互動時,有沒有講到兩個人的情緒越來越高張。

通常憤怒從小不爽到爆發,都會有段時間,因此在情緒高張起來之前,自己必須要先學習「停」下來,不刺激爸爸。

或許也可以回想當天動手的這個衝突,是否也在無意間,彼此都加劇了衝突的張力。

「停」,不是放棄溝通,而是是避免你再次受傷,同時也避免讓爸爸又再次不小心動了手,而讓自己很自責。是面對衝動控制的人,自己也要知道,怎麼避開對方的地雷。

二、 你聽懂我說的話了嗎?

我看到您跟爸爸之間的互動,是常常陷入一個互動的僵局的,就像是兩個反方向的齒輪,卡死彼此。

我猜爸爸心中,對於你要出國的事情,有非常多的不安甚至恐懼,而爸爸並不容易將他的擔憂軟性地說出口,反而會把這種不安,轉換成一種指責,甚至是一種限制,那會讓你感覺到被控制。

而對你而言,我猜你很希望可以得到爸爸的支持與認同,希望讓他看見,你是一個有自己想法跟目標的女兒,所以你也會想要「說服」爸爸。但有時候太急著想讓爸爸認同自己,就會更用力地想要澄清與表達自己的想法,或者去安撫與淡化爸爸在意的事情。

而這一來一回,爸爸會覺得自己真正的擔憂沒有被你這個女兒聽見,就會否定與限制得更用力;你也會覺得自己很難說服爸爸、讓他聽懂自己所說的話,就會更用力地表達自己。

而兩個人就會進入拔河、互相不理解,各自受傷的狀態。

那該怎麼辦呢?

第一, 安頓心中被否定的感覺

想問問你,是什麼讓你那麼重視「被爸爸支持與認同」這件事,如果不是有一些現實的考量,或許是心中也很想當父親眼中的乖女兒,或者心中也對於出國有一些恐懼與不安在。

但無論是什麼,回過頭,找到自己真正在乎的點,才有辦法先在自己身上自我安頓。

第二, 停止拔河的權力鬥爭,放棄改變爸爸的想法

安頓好自己之後,最首要的目標之一,是停下彼此的權力鬥爭的互動方式。而最直接的方式,就是放棄改變爸爸的想法。 心中要有個很清楚的認知是:「我想出國,而他有他的理由不認同,但我沒有辦法勉強他改變他自己的想法,就像是我也不會因為他勸退我就變得不想出國一樣。」

認清彼此之間有差異,且這差異就是會存在,其實是開始溝通的第一步。

第三, 除了說,也要聽

但是否要就此放棄溝通,倒也不是如此。

但你有沒有發現,當你試圖在表達自己的苦衷跟想法時,爸爸其實也在做著同樣的事情。所以如果真的希望爸爸可以聽進去你所說的話,其實是自己需要先聽聽爸爸真正在意的是什麼事。

所以可以問爸爸:「我知道你很不希望我出國,你一定有你的理由,我可以聽看看嗎?」甚至回應爸爸:「我的理解是…,這樣對嗎?」

當爸爸覺得自己的顧慮被聽見時,他才有可能聽得進去你想告訴他的事。

三、 我該回家嗎?

最後,你提到最後的一個問題,關於「回家」。

現在家人期待你回去,是因為他們看見爸爸的愧咎,他們心中也覺得很有罪惡感、無助,所以他們也會希望你回去扮演安撫爸爸的角色,可是你心裡還是受傷。

    如果可以,先照顧自己心中受傷的感受。例如肯定這些日子來試著溝通的那個自己,心疼自己的努力最後卻還是受了委屈。一部分也提醒自己,當天的衝突是在雙方情緒都很大的情況下,做出來的衝動行為,並不是跟爸爸關係中全部的樣貌。但也千萬別因為為了理解對方而委屈自己。

如果一時之間還沒辦法整理出頭緒,或許也可以誠實地說:「現在的我,還沒有辦法回去,是因為當天那個事件,讓我還是很害怕跟很受傷,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心情。我知道你們想要我回去,但我們都需要一些時間想想看。」

當你開始尊重你自己的感覺時,才會覺得有力量保護自己。就比較不會覺得自己想是被勉強、甚至迫害,才不會徒增心中的委屈跟排斥感。

與家人的溝通,往往是最棘手的,但愛,也往往是在這份糾結中長出來。

如果還是有一些困擾,鼓勵您還是尋求專業的諮商資源。

也謝謝您讓我們透過您的故事一起成長與學習。